暗香阁

中午和33在远东百货外面吃煲仔饭,也就是砂锅盖浇饭,据说这个饭来源于广东地区,但我在广州街头都未曾见过。红帽象的游戏似乎比以前多了,但我还是一个都不喜欢,33连柜台都不去,直接掏出二十个币来,看来是常备在包里……

昨天零点十七分,翡老师打了个电话给我,我没想到她会打电话过来,也已经忘记了她的声音是什么样子,我记得我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上于A区钟楼下给她打过一个电话,她也记得我给她打过一个电话,但我找遍我自二零零六年以来所有的通话清单,都找不到这个通话,不管是北京的手机号码还是重庆的手机号码,一切都消失在无形之中。翡老师的声音比我想象的要好听,明媚婉转,既不豪放嘹亮又不似莺莺燕燕,恰到好处,多一分便多,少一分便是少。

最近手机有点问题,发热量巨大,辐射严重,感应灯放在天线位置会一直闪烁数十分钟而不停息(燕莲MM送我的手机信号指示感应灯,无需电池的那种),只有重启才能解决,百思不得其解,未曾安装过任何新的程序呀……可能是看彦子MM电视看多了,GGlive的smartphone版本有问题,退出程序之后进程没有关闭。

刘X这Y的自从装了Google手机地图之后一天到晚就唧唧歪歪的我到哪里了到哪里了,真是少见多怪,以我的风格来讲,应该按图索骥,找到你身边了再说其它的问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