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是亲兄妹,我也在发烧

爽妹昨晚临近十二点打电话给我,说她正在婷妹成都住所,催促我快赶往成都和她们相聚,其时我正睡得迷糊,就跟给老王同学录音的时候一个状态,爽妹的喜悦之情难以掩盖,已经开始在筹划婷妹的婚礼party了……

杰妹发来消息说:“我们真是亲兄妹,我也在发烧”,然后我回了个消息:“是的,你一直在发骚”,不过估计她明天才看得到那条消息。

第一次把电话打停机了,木有想到在这个距离重庆不太遥远的小山村居然是接打三毛三……靠!给老吴发了个消息让他帮我调话费,上次他说的可以调,不晓得到底行不行。

今天早上不知道梦见什么,从梦中笑醒了,笑得我后背差点从床上弓起来,然后又沉沉睡去,再次醒来的时候,什么都不记得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