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混乱的青春

本来今天我有点思念和杰妹在北京的日子,对她呼来唤去颐气指使,但不知道婷妹原来和我有着类似的想法,万顺祥的肥牛我觉得很一般,只不过价格便宜量又足,涮肉我不太喜欢吃,涮菜差不多,肉类嘛,我比较喜欢吃的只有烤鸭,啊,还有我最爱的糖蒜,只不过她这个记忆也很混乱,怎么也得等到国庆过了开始降温才吃涮羊肉吧…..MD老子最烦她们喜欢吃的那个麻酱了……跟大便一样。


我发现这个妮维雅SPF30PA++的防晒霜就是比SPF20的防晒功能要强大一些,没想到这个小山村的日照居然如此强烈,我又被晒黑了一层,等到我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花生吃太多,胃胀,以前一下吃很多花生都没问题,现在不行了,不知道是不是花生的碎屑引来了蚂蚁,很多,有个头小的有个头大的,就像人有强壮有瘦弱一样,我拿着面巾纸捏死了一个一个又一个,但它们还是源源不断的涌现,最后我决定,放弃捏死他们的想法。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突然领悟到为什么我会对社保体制持有强烈的反感态度,这是一个真正的姓社还是姓资的问题,工厂里面的机器可以不问姓社还是姓资,但这个社保体制,就应该问问它姓社还是姓资了,相较之下,显然这个地球上的所谓资本主义国家更加接近于共产主义的范畴,而不是所谓社会主义国家。按需分配说起来困难,其实它是一个最容易实现的目标,保证温饱的按需分配,欧美资本主义国家早就已经做到了,关键是这个人的需求是永无止境的,而精神层面的需求,又如何能按需分配呢?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东西是独一无二的,你想要,我也想要,这样的情况,按需分配就完全没有现实意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