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

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于听FM音乐台,北京音乐台成篇的广告终于减少了,因为大家都去听CRI的节目,新租房的另外一家人有三口,还带着一条狗和一只小鸟,蛮有情调,只不过我发现饮食成本急剧上升,一顿饭平均成本为十五元人民币整。打算把原来留在办公室的加湿器修一修,却发现是震荡片那个地方破裂,水直接漏下去了。

小伊说她辞职了,看她信用卡怎么还,一天到处玩。写了删删了写,终于把给婷妹婚礼party的文章写完,如果不是时间有点紧,应该可以再多写点。爽妹被我折腾的精神所感动,她也想折腾,但最终还是不能下定决心,偃旗息鼓了,连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都没有。在葳君那里借了五千块交房租,加上中介费,正好还剩下五百块,到底够不够一个月的生活费呢?公司发了一台Thinkpad T400,以前从来不用IBM的本子,感觉硬件限制太多,没想到启动速度也很慢,几乎可以肯定相同的硬件配置,Thinkpad会比其它品牌的笔记本跑得慢,何况这么重的本,我还是乐于把它放在公司。

忙得很,其实忙得很无聊,工作流程都没建立,大家处于集体无意识状态,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国企风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