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变得教条与偏执,甚于作恶

毫无疑问的,网路上所有民间的舆论都倒向了先天性肛闭锁女童父母的一边,而所有的专家舆论都倒向了儿希会一边,水妖等一小撮用心不良的伪善人士,将这次活动炒作到了他们无法控制的地步。

自汶川地震以来,各种慈善救助基金会层出不穷,但很悲哀,这是基于一种利益推动的行径,而不是基于爱心推动的行为,因为基金会可以自留部分善款用于自身运作,很显然,如果筹措到的钱越多,这些人获得的利益就越大。

专家们站在儿希会一边,并不是因为他们缺钱,而是因为他们不能主张看似残酷但却是现实社会无奈选择的父母决定,因为那不符合主流价值观,那只能体现出人民是多么的贫穷无助,社会保障体系是多么的脆弱,从这一点上而言,专家们作出的判断其实很理智,因为他们也知道,自己是在说谎。

至于所谓的爱心人士,显得是如此的教条和偏执,有目的,有计划,有阴谋地从医院强行夺取他人的女儿,然后借网络舆论,踩在天性肛闭锁女童父母的痛苦上,将他们所属的慈善基金会进行无耻大肆的炒作,让我想起很多年前国务院发言人常说的:我们反对美国借人权问题干涉我国内政。在这里,毫无疑问,我们也应该反对水妖等一小撮用心险恶的伪善人士借人权问题干涉先天性肛闭锁女童父母的家事。

至于所谓的爱心人士,强调人的出生不能和工厂生产产品一样,劣质品就应该丢弃的想法,我就用一句农村随处可见的标语来送给这些在大都市长大从小衣食无忧没见过残酷人生的“理想主义者”。

“晚婚晚育,少生优生。”

居庙堂之高,处江湖之远,他们根本就不能理解什么是真正的人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