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现在对这个世界依然是一知半解

我觉得可能是最近平衡感有点问题,晚上拿婷妹送的那个随身电源的时候,掉在地上,拣起来,又掉下去,拣起来,又掉下去,掉了三次,直到把它摔成两片,只是分离开来,把两片合上,按一下测试按钮,居然没问题,可以继续用……

在办公室坐得太久反而不好,还是要多起来走动走动好些,给小燕打了个电话,因为上次她不小心拨了我的号码而接通之后我又没挂掉一直偷听了半个小时,然后她就停机了。说到高四的时候那个成绩蛮好但是脑子有点问题坐她旁边的男生,听说因为吸毒把宝贵的生命给挂掉了,这种太过八卦的消息从小燕嘴里说出来实在是很让人诧异,因为这样一把年纪没男朋友的女生居然还有闲心去关心别人,曾经一度我不太喜欢吃饭,加上我萎靡的脸色和暗淡无光的眼神,也差点被医院的医生认作是瘾君子,给我拍片子的女医生说,我就没见过你这么瘦的,就薄薄的一层皮。

如同一些合理的推断,如同我们曾经推断也许有人离婚了曦君还没女朋友一样,有人活着,有些人却已经死了,也许,用“却死了”是不太合适的,因为生老病死,是普通而又再普通,平常而又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每天早上到每天晚上,都在不停的开始着,发生着,继续着,结束着,阿平那天在饭桌上说,一个人要在历史上留下痕迹,光宗耀祖名垂青史的事情估计他是做不到了,最多也就只能修修族谱,在族谱里面留个名,不得不说,他其实是有点悲观的,大抵是处女座的表象。

回想起来,其实迄今为止人生最快乐的阶段大概是大学的时候,和刚到北京的这两段时间,初中和高中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和精神去认识世界,理解世界,虽然现在对这个世界依然是一知半解,却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去认识它,看清它了。

不过,人生还很漫长,时间还这么多,怕什么?我们有的是青春!

点击按钮即可播放
点这里下载WMA文件(1.73MB)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