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自帷中再拜,環珮玉聲璆然

把过年的时候没吃完的十几个饺子煮来吃掉,现在生活太好,吃什么都不觉得好吃,还是应该饿上个十天半个月,没肉吃没油吃,然后就什么都觉得好吃,虽然社会主义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是大好,而且会越来越好,但是偶尔进行一下忆苦思甜活动还是很有必要的,所以,我决定,本月度剩余的时日进行吃素活动。

再说《孔子》,票房很惨淡,胡玫还在那边嘴硬,当然,说起我最感兴趣也是我觉得最好看的一段,我查阅了一下典籍,《史记》中《孔子世家》的段落如下:
——
去即過蒲。月餘,反乎衛,主蘧伯玉家。靈公夫人有南子者,使人謂孔子曰:“四方之君子不辱欲與寡君為兄弟者,必見寡小君。寡小君願見。”孔子辭謝,不得已 而見之。夫人在絺帷中。孔子入門,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環珮玉聲璆然。孔子曰:“吾鄉為弗見,見之禮答焉。”子路不說。孔子矢之曰:“予所不者,天 厭之!天厭之!”居衛月餘,靈公與夫人同車,宦者雍渠參乘,出,使孔子為次乘,招搖市過之。孔子曰:“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於是丑之,去衛,過曹。是 歲,魯定公卒。
——
传闻的是这几句:“夫人在絺帷中。孔子入門,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環珮玉聲璆然。”,稽首乃是《周礼》中九拜之礼节最重的一拜,夫人这个再拜呢,其实没有讲明礼节的轻重,可能是雅拜,也可能是报拜,但问题是,本来是一个讲究礼节的场合,却记录了一句“環珮玉聲璆然”,“璆”字本义指美玉,这里可引申为美妙的声音,然后呢,这个意思,就可能有两种了,由于佩玉可能是串联组合而成,也可能是一个完整的造型,第一种,就是夫人回的大礼,超过了她应该回的礼节,比如她也回了个稽首,导致身上的佩玉发出了美妙的声音,第二种嘛,就是两个人距离太近了,两人的佩玉相撞,而致声璆然(美妙的声音)……

看,中文字让人多么地具有想象力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