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打电话就是一两个钟头

桃桃这几天疯了般不停的打我的电话,从周五打到周日,不过不是我正在和小黑裙吃饭,或者时间太晚我睡觉,就是我出去吃饭没带电话,看,这就是机缘不合,没有缘分,总是接不到电话,四年前,重庆移动刚开始每天晚上九点之后接听免费,一般是小妖,33,七七,桃桃这几个人跟我一打电话就是一两个钟头,四年后小妖和33都结婚了,开始不接我的电话,七七自杀了两次,一直在抑郁中,从她相机镜头出来的照片依旧是黑白灰风格,桃桃还是跟我一打电话就是一两个钟头。


我听了一下四年前的电话录音,分析了一下原因,不接我电话的小妖和33,每次跟我讨论的都是感情问题,比如她们和不同男人之间的分享,共鸣,误会,问题,我就是她们的树洞,是她们倾倒心理垃圾的场所。七七和桃桃每次跟我讨论的则是吃喝玩乐,比如今天看见香蕉多少钱一斤,云南的五彩米糕,泡菜要怎么做才好吃……其实,说实话,七七的贵州话和桃桃的普通话听得我很吃力,每次基本上都是她们在不停的说啊说啊说完了就O了。当然,这所有的电话也不尽是一种类型,小妖会和我讨论她有一次给一个非洲国家旅行团做导游赚外快去北京的秀水街批发市场,七七也会和我讨论她和她的北京男人身上没有钱没有暖气在北京简陋的出租屋里面高兴的切生日蛋糕,简单的归纳起来,就是前面两个讨论的大多是悲伤的话题,而后面两个讨论的大多是快乐的话题,但这个归纳一出来,我就后悔了,那为啥七七还要去自杀呢?

四年后,我很少有打超过半个小时的电话,大概有爽妹,婷妹。甚至打电话给我推销保险的MM和电视购物的骗子,通话时间都远远长于其它人,即使我从来不先挂电话。在成都的时候,婷妹问起我那天早上她那个电话到底是不是我挂掉的,如果是我挂掉的,我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想法呢?既然她这已经是第三次问起,那我就做个官方的回答,对于自己的电话,即使我不接电话,我也绝不会挂电话,我没有强迫症,电话铃声响得再大,持续得再久,对我毫无意义。由于年代久远,那个电话如果的确是我挂掉的,那么我想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我担心电话铃声会惊扰到你的睡眠,所以我才会挂掉它。

蓉蓉说她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我觉得很诧异,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超过二十四个小时。因为睡过一张床的,我不知道的,只有小柔的名字,蓉蓉居然也不知道我的名字,如此看来,我们还是有一些共同点的,比如,对名字不敏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