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下的热干面不好吃

晚上下班,终于去楼下吃了热干面,下班的时候加拿大馆还在竞价,下午八千万的时候我说到一点五个亿才是我的心理价位,正好走的时候上了一个亿,不过照他们这种慢吞吞的速度,一点五得到半夜三四点才行……我觉得他们现在完全是在拼体力……另外,最近股市暴跌,大家赶紧入货~

天气太干了,在北京这么些年,我的腿第一次出现了蜕皮的现象,真是让人莫名惊诧,令人匪夷所思,由于天气回暖,室温迅速的攀升至二十六度……

许久没有画图,画了几个top图形,怎么看怎么觉得都不像,哎,什么事情都是熟能生巧,一段时间不摸,就生疏了……妈咪打电话来询问她要的吸尘器,我说由于家乡的小山村太过偏僻,不能货到付款,于是妈咪说她到重庆去看看,顺便询问了我的前列腺,我说上次体检的时候是增生一期,大小是4.3×3.4,妈咪惊讶的说这么大?我说是啊跟鸡蛋差不多大……然后妈咪概要的跟我解释了一下欧洲的offer,我总觉得不太可靠。

老王打电话来约周末的饭局,说实话我并不反对他来北京的决定,但是我觉得,他这样做还是有一些不妥的,都是被B的,哎,婷妹其实很不情愿,但她就是不说。

最近写方案写得有点晕了,主要是听这个说,听那个说,听得太杂,还不如自己看呢,嚓,我也光荣的参与了十二五规划,好大的名头……快下班的时候余哥把我叫到会议室,批评了我最近把分手的事情写到公司内部办公系统上面的举动,语重心长的说:失恋有什么啊,哥也失过恋,有什么大不了的嘛,咱们提倡积极向上,不要老是在那儿无病呻吟。

楼下的热干面不好吃,没有什么味道……

2 thoughts on “楼下的热干面不好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