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会主义者

连CCAV都在“书中自有颜如玉,路上更有黄金屋”了,不能说世风日下,主流如此,我比较怀疑的是,如果传统道德荡然无存,人们依靠什么来延续信仰呢?看了半个月电视,判定焦点访谈已经变为了专题版本的新闻联播,一息尚存的节目是今日说法,然后节目完了就有党国宣传部的广告每天给法制建设两个耳光,娱乐节目很多,各种各样,跳舞玩硬币手电筒游泳神马的,看得我眼花缭乱,主持人倒是蛮漂亮的。

卡扎菲的确疯了……但历史证明过,他的焦土策略不是没有效果的,而是一种很有效果的手段。

虽然我很少接受别人的意见,但我从来都是不拒绝兼听的,所以,信息的真伪,或者说信息多元化之后,相信,相信一部分,或者全然不相信,是一个看似重要的选择,现在很多有着穿越能力的人,往往不辨信息真伪,陷入一种偏激的一面倒状态,当然,这些人不是没有辨别信息的能力,而是他们不具有这样的机会和意识。有鉴于传闻VOA即将停播中文节目(我觉得主要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干扰太严重,几乎无法收听的缘故),拿VOA做个例子吧,若干年前我刚收听到VOA和RFA的时候,也很偏激,一面倒,那个时候,电台里面最多的就是“某某省市消息人士说”,后来,VOA报导一则来自于消息人士关于重庆的消息,很明显是歪曲了事实,甚至可以说是胡说八道,因为事件发生的时候,我就在现场,由此我彻底改变对VOA的看法,然而,这样的机会和体会不是每个人都有,所以,大多数人还是一面倒了,从此以后我哪边都不信,但是都听一听,实际上,在我的收听历史中,发达城市里,参与到电台节目的几乎没有,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城市,没有,多是四川,贵州,西藏会连线海外直播,也应了那句,穷山恶水出刁民。至于涉及到梵蒂冈授权的地下天主教会,那更是隔一段时间就要拿出来做个节目,都听得厌烦了。

实际上,北非剧变有其特殊背景,对媒体的管制宽松,贪腐过于严重,最重要的一点,是人民有着恐惧感,而不是当局所感受到的恐惧导致了剧变,当局从来都不会恐惧,新浪上那些精英们真能自慰,真正的强者,是不会在乎对手是否恐惧的,只有弱者才会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弱者要依靠臆想中对手的恐惧去战胜对方。广泛的人民恐惧,当下是不可能在党国重现的,股市和房市,已经将大部分人套牢,没有太多资本的那部分人,则根本就无法区分美国和英国,人们虽说不能全都安居,但至少都还有工作,信息传播加速的同时,更多的党国统战混杂其中,甚至佯装摇旗呐喊,扮作机会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引诱更多的花儿开放出来,或者带领舆论,偏移到另外的方向,转移人们的注意力,这类人大概可以称为党国机会主义者,然而,这也从某个角度说明了问题,既然人们的注意力可以被如此轻易的转移开来,说明这些或者那些事情,只不过是他们的谈资罢了。知识分子从来都是吃饱了撑的,嘴巴上说说而已,我是不会相信他们会为这片土地做出什么来的,有个道理亘古不变,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个道理并不是说你需要从一个有鞋穿的人变成光脚的,而是说如果光脚的没有觉悟,那么穿鞋的把鞋子脱了也没什么意义。

美的冰箱的广告故事是山楂树之恋……

大众cc广告里面自信部分的OL美女,甩头的那个动作啊,甩得好流畅,虽然她头发是扎起来的……我喜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