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的时候家里穷

上午连着开了两个会,一直开到十二点半,可能是很久没有开会的缘故,好像没啥感觉,中午只吃了二两面条,主要是因为那个成都小吃不分二两三两,只有小份,于是晚上我吃了一把花生半斤香蕉加上一盒米饭半包榨菜,嗯,搭配很合理,这一个月中午我都吃的是西红柿鸡蛋饭,晚上都吃白米饭加榨菜,似乎不吃肉很正常,主要是我觉得吃肉不太安全。

菠菜新闻一出来,就有群众大呼:哦货,卖菠菜的要糟了……我是不太相信北京有本地蔬菜的,不过就算有辐射,问题也不会在短时间内显现出来,人造元素的危害谁都不知道,大剂量导致的死亡也许有,但小剂量导致的问题可能是从未进行过研究,说没影响那肯定是假的,因为没有经验证明,只有时间能证明一切。

转眼就又周五,时间过得可真快,布娃儿说她要去广州,邀我同去,被我拒绝,虽然我的确很想去吃蛋挞。果姐说周五请吃饭,她大概不知道芳芳姐没在北京,那么只好三人行。

小的时候家里穷,我从来没得到过零花钱,那个时候,一条街上的居民,往往会轮流着收水电费,然后去电力局水利局交费,有一次轮到我妈收水费,全是一块两块的钱,用一个黑色的铁夹子夹着,我偷了两块,拿去学校小卖部买了两袋秘制果脯吃,五毛钱一袋,还忘记找钱了,然后我妈晚上清点的时候,发现钱少了,打我,我不承认,再打,我承认了,说拿去买了果脯吃,我还没哭,她抱着我哭了。

中午的时候,在成都小吃吃面条,老板娘大声的叫她儿子把外卖的钱交给她,还有刚才中午忙碌的时候,别人交给他的钱,数着数着,“那边那两桌一百八十五,我算一百八,外头送的两个炒菜五十六,我算五十,才先根儿你收错了的,一桌还有打包,该收八十七,你说你只收了五十,那总共是二百八撒,那你为啥子才给我两百呢?二百八你都要拿八十,我……”,老板娘边说边佯装要打她儿子的样子,儿子一边嬉笑着一边跑出门去,说是买烟去了。

2 thoughts on “小的时候家里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