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想要自由

早上妹妹打电话来说奶奶去世了,作为一个年轻的时候吸鸦片的女人来说,能活到九十多,说明绝大部分人都是死于非命的,奶奶是一个没什么文化的女人,比起外公外婆他们,她既看不懂报纸,也不会说法语,更不懂听收音机,爷爷年轻的时候酗酒,我出生的时候已经不在,老汉年轻的时候一喝就是两斤,所以现在的我滴酒不沾。奶奶一个人拉扯着四个儿女长大,其中的艰辛自然不必多说,大概是因为她拉扯着四个儿女,所以姥姥们总是比爸爸们在外面要厉害得多。自从她卧床不起之后,每年回去,她总是会拉着我说一两个小时,抱怨这个对她不好那个对她不好,不给她吃好吃的,但她绝不会当着爸爸姥姥们说,因为她的疾病,爸爸姥姥们认为她不能再吃肉和油腻的东西,多是清淡的面条和米饭,和外公教导我的不同,奶奶总是教导我要隐忍退让,不要挑起事端,可能她是出于女人的本能,像外公那样带着一家舅舅出去打人的事情,她也没有能力去完成,不管怎么样,她依然顽强的生存到了九十多岁,我更愿意相信她是依靠信念活着的,但我却不知道这种信念是什么。对于奶奶的去世,我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人固有一死,我觉得她病卧在床,被身痛折磨,食而乏味,少见阳光,已然是了无生趣,我从不相信人死后会有灵魂或是轮回,所以,从物理的角度而言,她转换成为了另外一种能量的存在。

下午在机场高速的出租车上,天气晴好,朵朵白云上有几只放飞到很高的风筝,小到难以被肉眼发现,车里很热,快要中暑的感觉,天气预报上说今天的气温会达到三十度,路过当代MOMA的时候,五颜六色的建筑外壳让人眼前一亮,那一个一个正方形的格子,突然让我明白了那些从楼顶跳下的人们,他们想要自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