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bye Ai weiwei

关于艺术创作和政治生活的关系,我曾经有过疑问,有一次在葳君住所,看到一些米勒的作品和他的博士论文,我问葳君,艺术和政治应该是可以没有联系的吧?葳君说,理论上,想象中应该好像是可以的,但以我对艺术史的研究而言,历史上是没有任何艺术作品可以脱离政治而存在的。

<Sex.and.the.city>,<Gossip.Girl>里面的剧情,似乎都在述说着艺术作品可以是艺术家的灵感迸发,思绪闪现,无聊的生活感悟,或是冥思苦想所得,和当权者是全然没有联系的。老实说,我看过的艺术作品和见过的艺术家不多,以我有限的视界看来,大部分的艺术家既没有富产的作品也没有足够的金钱,使他们不得不蜗居在北京某个狭小的出租屋,三个月卖一幅商业画,换来生活费,再付完房租,购买颜料和画布,伴着一台半导体进行自己的创作,似乎这一点和历史书里面描述的极为类似,是的,的确是这样。家里有钱的艺术家们,稍微有钱的掏钱在各个美术杂志上发表作品,占据版面,这部分艺术家多是院校毕业,初出茅庐。更为有钱的则掏钱在各大画廊或是七九八这种地方举办画展,明码标价,作品上的价格有时候并不是代表着它们在这个艺术家心里的价值,而是一个高昂的价格可以让游客们觉得,噢,原来这幅画值这么多。不是只有大陆的艺术家这么做,旅美的中国艺术家和韩国艺术家们似乎特别喜欢到大陆来搞画展,我觉得可能是成本更为低廉的缘故。

只不过,环球时报的社评实在是很有意思:(我建议大家看完正文之后关注于评论~)

社评:是谁在严重违背法律精神
http://opinion.huanqiu.com/roll/2011-04/1615335.html
社评:法律不会为特立独行者弯曲
http://opinion.huanqiu.com/roll/2011-04/1609672.html

我并不觉得洋人们看似真真假假的呼吁会有任何效果,也不觉得艾未未究竟会怎么怎么样,只要付出足够的利益,可以确信洋人们会噤声不语,因为很显然,我们也不会对利比亚水深火热的劳苦大众给予除了同情之外的更多,一切都是可以用钱解决的。我觉得现在更多的是在吐口水,大家都往他身上吐,不得不说司马南当年揭露那些假气功师的时候我的确觉得这人很正派,但人是会变的,现在他已经变了,只有一些艺术家还在坚持说真话,这让我想起,在参加一个艺术家们的party时,我发现很多画家身边都有漂亮高挑的美女,年轻而且气质不凡,和葳君讨论艺术家到底是流氓还是清高的区别,葳君曾经说过,你不能说这些艺术家是假清高,当下的社会,已经没有比他们更清高的人了。

所以,并没有什么损失是不可以接受的,Goodbye,Ai weiwe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