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鱼汤

一大早跟踪芳芳姐进了她的办公室,拿走一盒结婚喜糖和一袋牛肉干,芳芳姐总是知道我会找她要什么,多么善解人衣的女子啊。

下午有个会,使我不得不暂时改变午餐时间,只好去买了个煎饼,回来电梯里只有茹姐和我,

茹姐:周末的活动你去吗?
我:你想我去吗?
茹姐:我觉得你会去。
我:可以不去吗?
茹姐:不可以。
我:不去有加班工资吗?
茹姐:不去有……不去要扣工资!
我:那去了有加班工资吗?
茹姐:去了是正常上班。
我:但是不是周末上班都有加班工资的吗?
茹姐:你……
我:我觉得你这个白色蕾丝不错,有复古风。
茹姐:谢谢。
我:不要跟我说这两个字。
电梯女声:九楼到了。

有一台局域网的测试机坏了,刚好密友们的相册都在上面,本来刚开始是两块做RAID1的硬盘坏了一块,后来换了一块新硬盘,rebuild了一晚上没反应,然后今天两块都offline了,经过我英明的判断,可能是主板的RAID芯片有问题,这种PC机主板上的RAID芯片还是不可信赖,我在此对技嘉表示深刻的歧视,虽然那个好像是Intelmatrix raid,然后我相当合乎逻辑的查阅了一下资料,Intel的混合raid技术只支持瘟到死,我艹!虽然没有使用混合raid,但是纯RAID1在FreeBSD系统下是否有这种bug就不得而知了。于是把之前完好的硬盘取下,用新硬盘装上系统,准备把数据导出来然后重装,但是由于开了一下午的会,然后被兵兵叫去吃业务饭,所以只能明天再看,似乎最近我都在重复一个丢数据的过程……

晚上和建行的业务饭吃得尚可,主要是因为我不喝酒,这家店据说是山东菜,所以没什么辣椒,倒是海鲜有不少,老实说,这是我在北京吃到做得比较好的山东菜,菜品外形精致,而且居然有公勺!大大改善了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山东菜在我心目中的形象,虽然也许公勺只是为了衬托饭店的档次,然后我很快就忘记了那些菜叫什么名字,除了那个鲍鱼汤。兵兵赶着去成都,八点就走了,剩下几个人一直吃到九点多,酒神吐了一车,据说吐血了,我没有亲见,只是听说而已。

我准备去睡觉了,最近这几天好像由于天气的原因略感不适,似乎有虚火上浮,口干舌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