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主义必然是一群理想主义者的集合

大街上的黑丝越来越多,楼下烧烤摊上的男男女女也越来越多,似乎所有可以看到人的地方,人头都变得越来越多,天气变热了。奥萨玛终于挂了,他的经历告诉我们,冲在最前面的往往不是需要特别注意的部分,掌控着一切事情走向的,除了信仰,必须得有金钱的支持,没有钱,不止是买不起房,结不了婚这样的现实,而且是不能实践自己的理想,或者说所谓的事业,恐怖主义必然是一群理想主义者的集合,一个乐于和现实结合,一个寄望体制内上升实现变革的人,是绝不可能成为恐怖分子的。广义的恐怖主义和狭义的恐怖主义也许有一些区别,因为历史往往是由胜利者来书写,我们看到的历史自然就充满了人文的篡改,意识形态的区别使得恐怖主义变成相互指责的工具,藏传佛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不管达赖怎么辩解他的非政治诉求,他已经跳不出去了,而他操纵着大量宣传机器的对手,则显得更加无赖和流氓,佛教显然不如它所宣扬的那样无欲无求,当个体无法达到一定的高度,是没有办法去普渡众生的,然而,当个体达到了一个高度,启蒙众生却未必是他应该去做的事情,因为,如果给与了某些生命升华的捷径,那又该如何去判定鸡犬生命的价值呢?

所以,不止是人类社会,放之于这个世界,等级之分是必然存在的,所谓的食物链,则是这个等级在人的社会属性中进行了人为的划分,吃猪肉,吃狗肉,吃猫肉,和吃人肉有区别吗?放到宇宙的标准,其实是没有区别的,能量从一种存在形式转换为另外一种存在形式,但是很显然,大多数人一定会认为吃牛肉和吃人肉有区别,为什么呢?因为人觉得自己是有情感的,千万不要说什么道德,道德是不存在的,存在的只有食物,情感,好,坏,这样的东西,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说,人类社会的智慧发展,其实是因为情感的存在,而变得缓慢。但是,情感这种东西,它是不是真的存在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