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个会是谁呢

刚到公司,就开始开会,开会之前给工行的联系人打了电话,把这几天没做的事情补起来,不得不说,作为典型的水相星座,一心二用是个很困难的事情,不过也很难得,我的工作已经很久没有出过错了,偶尔出个错什么的,也好证明我还活着。这个错误,终于在我跑了两趟机房,又去看望了一下机房前台漂亮白嫩的MM,打了无数个第一次打也是最后一次打的电话后,被成功的纳入解决计划中,理论上来讲,明天就应该正常了。

葳君说柏秋君离婚了。
柏秋君说他要离婚了。

据说亚琳没跟他提什么要求,据说他把房子和存款都留给了亚琳,据说柏秋君他妈说要跟他断绝关系,据说柏秋君他妈说不会再理他了,他过得好他妈会高兴,他过得不好他妈也会不好,据说柏秋君是自己没办法承受良心的责问,据说柏秋君觉得两个人在一起真累。

柏秋君自小以来就是风流倜傥的,在X县四大才子中,以柏秋君和曦君最为俊俏,人称玉树临风胜潘安,两朵梨花压海棠,但曦君一直以来自卑于身长过短,在自信的表达和自我认知这个层面上,柏秋君是远远超过曦君的,在那个过于青葱的年代,柏秋君已经有了一大把女粉丝,每天追逐着他在校园里的身影,图书馆,操场,羽毛球场,哪里有柏秋君,哪里就有三三两两远观而不敢近前的女生,葳君曾经在校园中走过时亲耳听闻两个女生谈论柏秋君:

“你知道一班那个X柏秋不?好帅啊!”
“哪个?偏分头那个?”
“是啊是啊,他打羽毛球的样子好帅啊!”

听闻柏秋君要结婚的时候所有人都很惊诧,因为亚琳是他大学第一个女朋友,我们都认为他不应该经历这样一个看似没有太多波折的过程就进入了婚姻,但我没有料到第一个离婚的会是柏秋君,他在电话里靡靡颓废的语调也觉得第一个不应该是他。不管应不应该是他,柏秋君已然拨得此轮竞技的头筹,第二个会是谁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