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丘的枫叶

早上六点多醒了,那一刻突然异常清醒,爬起来在窗户边站了一会儿,思考了一下人生,由于是裸睡所以还是有那么点点冷,于是又趴回床上,睡到八点,想着这么早,慢悠悠的收拾,出门,然后,忘记带手机了。

第一件事情是把办公室座机的电话呼叫转移取消,第二件事情是上中国移不动的网站,设置手机呼叫转移,然后,中国移不动提示:月末最后一天不能办理此业务。

这下爽了,本来晚上有工体的饭局,看样子只能我先找到那个啥子地方再说。

晚上看起来很辣吃起来一般的火锅让我觉得北京的火锅都是骗子,当然也有可能因为我吃辣的没什么感觉,也可能是因为火锅里面没有什么牛油,葳君先去载了勇君,比我先和转世灵童碰头,没想到他们都没有他的电话,这个婷妹的工作真是不到位,我觉得应该批评一下,饭局上勇君说起柏秋君的婚变,大致是柏秋君酒后乱性,和一个化妆师MM发展了超友谊的关系,难道柏秋君的口味突然变了?还是终于他无法忍受这么些年的心理压迫?由于葳君要急着开车去接他老婆下班,所以我们吃完就各自散去,回来的路上,居然下起雨来,奔跑在雨中,随着闪电,脑海里一刹那浮现出往日的某个场景,模糊,消失了,想要去回想,就像是很熟悉很熟悉的,却总是想不起来的一个人,我觉得我是不是被热中暑了。

杰妹在扣扣上羞辱我为了生活回到自己讨厌的地方,而她离开了就不再回来,我一时无言以对。

爽妹在扣扣上吵闹着九月份要来帝都看香丘的枫叶,我对她的话是持保留态度的,这种保留态度不是一直都有,应该是从不久之前开始的,从理论上来讲双鱼座不应该是跑火车的,但她就是要跑,爽妹对柏秋君的离婚似乎没有太多的感叹,因为她也曾经跑了几次火车说要离婚,我们(这里的我们特指婷妹)一般当作她太过投入某部琼瑶剧的角色,爽妹说今天跟她老公拌嘴,

浩浩:那个单位上有些事情,你不要那么生硬的跟那些人整撒,圆滑一点不行迈!
爽妹:我就是这样!我希望生活更简单一些!那些复杂的人事搞得我脑壳痛,我讨厌讨厌!
浩浩:简单一些并不是说你要能个固执噻,稍微圆滑一点要不得迈!
爽妹:不得行!说不定我跟老周生活更搭调,简单,朴素,还可以去周游世界…..
浩浩:那你去跟老周结婚噻,去噻。
爽妹:那我们要先离婚噻。
浩浩:老周不得要你。
爽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