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日的给劳资等到

一大早和芳芳姐赶往果姐的新婚居所,在南四环的位置,啊!还没有地铁,幸好有直达公交,这诺大的京城。果姐她妈和她爹都在,据说已经住了一个多月,天天做饭炒菜拖地什么的,她当然是毫无疑问的长胖了,吃完午饭,我一边消灭桌子上的葡萄一边陪她们看芒果台,我觉得我的笑点好像是越来越低,她们两个一见我因为快乐大本营哈哈大笑就用歧视的眼光看着我。

把堆积了两天的衣物清洗了一下,打开窗户居然有阵阵寒意,回头一看温度计只有二十二度,嗷,降温了,天气预报说室外只有十七度。爽妹说下周来北京,去北戴河,我说你要下水?她说当然要下水不然去北戴河干嘛,我说我靠十几度你去下水,她说啊这么低啊是不是哦那不如我们去厦门吧?我说厦门?去厦门下水吗?好啊等我查下机票。

顺便查了一下美利坚的签证,在职证明单位营业执照都可以轻松搞定,我唯一的短板似乎是资产证明,查阅美利坚大使馆的文档后,发现存款证明单已经不再使用了(估计是因为造假的太多),于是,我觉得,把有着良好出金入金记录的招行工钱卡弄个五万的余额应该问题不大,杰妹你个狗日的给劳资等到。

4 thoughts on “狗日的给劳资等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