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老师还是P老师

农业大学的一卡通系统的确先进,校园一卡通已经实现了和银行的互联,各种校内消费互联,图书借阅互联,甚至是打印机和复印机互联……当然,五年时间,应该有很多变化了。图书馆的借阅系统里面,每本图书都带有二维码,在查到馆藏的书目之后,直接扫描即可得书籍在书架上的位置,这样就避免了反复人工记录,带上二维码阅读器即可。很显然这个系统是基于Ubuntu的,而且进行了用户权限限制,说起来这么多Linux系统,似乎只有Ubuntu把桌面的用户权限做得比较完善,Fedora就是个渣,Suse的速度那不是一般的慢,键鼠一体化的操作平台运行起来很流畅,当然,这只是终端,最终还是要依赖于数据库的查询结果。

这个教材是八十年代的版本,里面有一些内容和贰零壹壹年版的不一样,最典型的莫过于字母读音下面的例句,Bonjour camarade,在八十年代版本的教材中,有很多人物是以Camarade身份出现的,比如那个班长吴锋,最新版本删除了这样的词汇,我觉得嘛,还是有Camarade好些,因为Leçon quatre里面Lexique中没有Camarade的C’est Wu feng实在是显得有点莫名其妙。

实际上,如果你有二维码扫描软件的话,上图中的二维码依然是可以扫描的,并且可以得到第一张图的输出。

前晚在P老师住处,她趴在沙发上拿着爱疯翻出一张照片,问:像不像苍老师?我说:空姐?不知道啊,没见过这张照片。上性浪翻了一下空姐的微博,没找到,百毒了一下,没有,Google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嗯,是很像耶。

昨晚的酸汤鱼吃得我有点饱,这家酸汤鱼肯定是假的,店名这么二。木姜子油是在外面买的瓶装,不是自制,没有米酒,酸汤不是很酸,辣味也不够,当然了,说不定是由于北方的野蛮人吃不习惯,全改成涮菜风格了。

早上啥子都没吃,早读完有点想吐的感觉,我觉得可能受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