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各自追的女孩

1994年,噢,那个时候我似乎是初1,小学升初中的考试数学满分,语文扣掉了5分,因为晶晶她妈找到了我的数学卷子但是没有找到我的语文卷子可以把卷子分数改多一些,虽然现在看来再改多几分似乎也没有什么意义,我也骑着单车在雨里冲过来冲过去,还摔过两次,和瑜君飚车的时候,转弯过急,侧滑。那些年我没有追过女生,瑜君在上学和放学的路上倒是看上不少,还曾经尾行过一些跟我们不在一个年级的同校美女,但都无疾而终,之前已经有过若干介绍,虽然他现在还是有这个习惯,但已然发福的身材让他行动总是略有不便。

老实说呢,这部片子刚开始的情节显得有些单调,甚至比我那些年,或者说我们那些年的日子都要单调得多,但那只有几个镜头的马尾辫将我的记忆拉回了那些年,有时候我会觉得有些遗憾,就像笑话说的,想早恋的时候,发现已经来不及了,当然,我遗憾的除了没有早恋,还有其它人在那些年完成的各种行为,逃课,打架,离家出走,我走的路线一直都是反抗权威,和老师主任们斗争,也许这正是原因所在,我把自己的行为层次看得太高,把其它人的行为层次看得太低,当时我的确是很轻视那些打架的同学,倒不是觉得有本事你去打老师啊,而是觉得肉体伤害没有办法彻底打倒一个人,现在想来,这种自恃清高,其实相当淳朴和可笑,有些粪青的味道了。

曦君曾经喜欢过一个同校的女孩,叫荷花,学校在礼堂举办演讲比赛的时候,我们跑去看,我试图拿着那台135相机站在人群的最后偷拍,距离太远,那个时候的胶片机不像现在的数码相机,直接就可以看到照片,我正估摸着拍出来可能效果不好,葳君拿过相机,直接跑到了人群的最前面,打开闪光灯一阵狂闪,然后讲台上的荷花就愣住了……据说,曦君后来和她见过几次,在学校约会过几次,我们比这个女孩子高两个年级,再后来,这个女孩子也来了北京,曦君和她吃过几次饭,最终没有结果,再后来,这个女孩子留在了北京大学后勤,曦君再也没有提起过她。曦君现在的老婆叫荷叶,所以他非常担心我们会在他们面前提起荷花的名字,就像葳君总是担心我们会在他老婆面前提起其实谁都不是谁的谁一样。

那些年,军君和秋君是最为混乱的,当然了,现在看来,那只不过是小孩子的游戏,然而,秋君每天七点起来到那个女孩子家楼下和她一起晨跑,已经是一种绝版,军君为了那个女孩子放弃了高中,想着读中专,可以尽快毕业赚钱,好让她开一家小店,就像沈佳宜说的,幼稚。噢,好学生还是有的,勇君和葳君的成绩就很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至于我嘛,就像爽妹说的那样,我太过热衷记录其他人的历史,而忽略了自己,那些年,也有被迫害妄想症,写下来的所有字条,下课之后都撕得粉碎,但要说学习这种事情,的确,如果不是因为Agnes,可能我的英文水平比现在的更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