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里逛西湖


杭城的一切都让人觉得舒服,因为气候湿润,西湖的风又是那么的柔和,断桥上虽然人多了点,却不会有帝都那种人一多了就憋闷的感觉,一堆人挤在音乐喷泉前面的座位上,虽然离喷泉开启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其实这喷泉比起西红市三峡广场的喷泉并不算得雄伟,但因为它在湖中铺开的面积太大,就变得无可比拟了。路人停停走走,突然都越来越慢,原来是快要日落。

坐我右边的女人长得亚洲人的面孔,跟孩子说着中文,她男人却一口英文,小孩子也跟着中英混杂在一起,坐我左边的男青年和女朋友解释着日薄西山。噢,那太阳真的下去得很快。坐在湖中间喝茶的人们都起身,准备吃晚饭去,虽然离马路很远,但也能听见汽车的噪音。

太阳一落山,西湖的水便开始浪荡起来,一层滚一层,浪打浪,月亮的力量难道真的这么强大,风渐渐大了,很多人开始把衣领竖起来,也有不愿意浪费时间吃饭的男女,拿着玉米和鸡腿从我面前走过。西湖边上的新疆小贩不多,我只碰到了三四个,照例推着三轮车,上面摆着什么酥之类的,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觉得西湖边上的这个场景是快乐的。

这个乞丐,大概是个乞丐吧,用一个绿茶瓶子用力的在湖里舀水上来喝,由于湖堤太高,他趴在地上,小半个身子探了出去,引来很多人的目光,都不敢靠近,终于他把瓶子里面装进了一些湖水,拿上来,喝了下去,两眼布满鲜红的血丝,右手食指只有一半,一脸漆黑,只有眼睛附近稍微好一些,不除掉那些灰土,大概眼睛都看不清楚的罢。有些乞丐,就体面得多了,比如拿着冬不拉在吴山广场附近兴致勃勃的弹啊弹,自备扩音设备用微小而又凄惨的声音半夜在地下通道口子上唱着我听不明白的吴语。

人很多,人真的很多,这就是我一直不愿意在法定假日出行的原因,记得清明节被作为法定假日的第一年,我就及时的去跑了一圈,现在已经比不得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