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乡乌镇一日游

乌镇比我想象中的要生动和真实一些,因为一直以来我以为它只不过是一个被商业开发的水乡,为了避开高峰期的人流,我七点就爬起来进了东栅,果然是空空荡荡稀稀落落的几个人,相当安静,只有对面大妈洗衣服的声音,所有的临街商铺都没有开门,于是乎我沿着河两岸绕了一圈又一圈,老旧的房屋并不是很独特,可以说几乎每一个老城都有这样的房屋,只不过乌镇的房子临河而已。


在东栅尽头的财神湾躺着晒了三个小时的太阳,其间我一直在思考,东栅的存在到底有什么意义?伴随着各种胡掐乱说参次不齐普通话都听不大明白的导游声音,终于,我以为不会出现的高竿船演员,居然出现了……迅速地爬上了大概三十米高的竹竿,开始做各种危险动作,下面盲目的人群一阵欢呼,叫嚣着:再来一个!


很明显,西栅是清空住户之后重建的,所有的民宿都不是原住民,而是旅游公司安排的人在演戏,那些刻意挂在门外的“欢迎您入住我家”则表露得相当明显,西栅比东栅大得多,各种商业设施也很多,最多的是商店,酒店次之,所谓民宿再次,当然了,还有酒吧一条街,甚至烧香拜佛的地方都有两个,基本上,西栅就是让你去花钱而不是去观景的。


嗷,大戏台的戏曲表演我一定要说一下,那个表情,那个声音,那叫唱得凄惨啊……两个老太太在台子上唱,一个中气十足一个凄惨万分,但是,就像在杭州的时候一样,我依然没听懂她们唱的是什么东西。


西栅的很多东西都是假的,比如民宿,比如关公庙,很多东西都是做旧的,比如门牌号码,比如商铺名称,但我没有料到居然真的会有原来的旧房子,门框雕琢得如此的精细,桌椅,祥云,小人的胡须都很明显,我必须要说,如果这是后来做的,那么乌镇不成为AAAAA都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虽然我在看完几个共产党员的纪念馆之后认为AAAAA是有原因和来由的。


在西栅里面有一个肇庆堂银楼,里面摆放了一些金银首饰,我发现一个和其它首饰比起来无比复杂的发簪,看起来大概有三到四层的样子,金属片薄如蝉翼,做工细微精致,层峦叠嶂啊,可惜的是它似乎被损坏了,上面有一部分缺失,实在是遗憾。


好吧,逛了一个下午的西栅,依然是有些地方没有逛到,我没有按照地图顺序走,也有很多的回头路,总之是很随意,这就导致了脚痛,找到一家面馆和临近的臭豆腐店,各吃了一些,景区的规定很好,食品不能外带,只能在店内吃完,这样,就避免了很多垃圾的产生,也避免了对水源的污染。夜色中的西栅和白日里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只是看起来有些不一样罢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