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临魔都

乌镇的天气比想象中的更加温和,车站附近的咖啡厅,混杂着各类大巴中巴的汽油味道,窗外居然处处是鸟语,抵达九堡汽车站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换上前往杭州站的大巴车,继续颠簸在路上,不知道是没按时吃饭还是空气不流通的缘故,居然坐得有点晕。杭州站来往的人很多,装作聋哑人卖小手工的人很多,坐在地上的乞丐也很多,这些演员都很敬业。

似乎从杭州站前往魔都的人们都是在自动售票机上买的票,因为他们的票都是蓝色的磁卡票,你妹啊,不该提前异地买,纸票咋个通过检票机进去呢,结果检票阿姨只瞟了一眼就打开闸门让我进去了,要不要这么水啊亲……

高铁在跑到300kph之后就没有继续提速了,看来大家准备都维持在这个水平,列车车身的抖动依然明显,看来依然是国产车,赶不上日本原装的车厢稳定,先到虹桥,然后经过上海西,最后到了上海站,地图上显示,上海的火车站有大概六个的样子,大都市就是不一样得伐。出站也不检票,看来很多原始的方式方法都已经被取消了。

从上海站到人民广场站很近,地铁一号线只有三站,那是相当的近啊,而且上海站还是一个始发站,在传说中人巨多暴多的时间段,开来了一辆空车……一号线地铁大概是上海市的第一条线路吧,我还没有坐过其它线路,但一号线的车厢的确,很脏,灯箱和门框,紧急按钮,座椅,各种零件看起来都是比较新的,但是,车厢内部有些地方黑一块灰一块的,像是人们撑扶的痕迹,可能对比过于强烈了,如果是像帝都一号线那样破烂的车厢加上灰一块黑一块,我是不会觉得奇怪的。

南京路步行街有啥子嘛,不就跟各大城市的步行街差不多,记得勇君曾经在这几个字前面留影,嗷,夜半的南京路步行街上只有几个人走来走去,还有几个是洋人。

十字路口总是会让人迷茫,就像这个并不算标准的十字路口,竖着一个十字路口的牌牌,当然了,还算简单明确,一看就能明白。地接的两个MM说要去中共一大旧址附近的酒吧喝酒,我想了下一大不是在嘉兴南湖上开的么?后来我又想了下,应该是谋划未遂的那个原始会议地点……这个旧址晚上没有灯,于是乎就没有去看,包围着这个旧址的,是各类酒吧和西餐厅,以及少见的中餐,俏江南和小南国,一路上果然是繁华,卡迪亚的广告占了一栋楼的一整面,好奢侈哇……

路过韩国临时政府旧址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似乎看过的某部韩剧曾经在这里采过景,但和记忆中又不大一样,可能是时间太久远了。

南京路步行街上的海龟和鲨鱼好可怜,每天被晒来晒去,还要被人指指点点,那么小的水箱,鲨鱼跑得太快,晚上拍不下来,只有一动不动的海龟,拍下来还算看得清晰。

十二点已过,大部分的店铺都熄灯了,很少的店铺灯箱还亮着,十来个环卫工人拿着水管接到消防龙头上,开始用水冲洗南京路步行街的街道,工人们的动作很快,一会儿就清洁了半条街,听见他们叫喊着让几个行人避开水柱。在西红市的三峡广场和帝都的地下通道,夜半时分都会见到四处散睡的路人,魔都看来也不能例外,只不过,在魔都这光鲜的外表下,就算是露宿街头,也是衣冠齐整的。

忘记带围巾,上海滩是演不成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