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终是对不准首都国际机场的那个跑道

最近买了一个打游戏的汽车方向盘和飞行摇杆,试图培养一下打游戏的兴趣,但是,我对游戏始终是很不敏感,玩了两三局就打算放弃,觉得实在是没什么好玩的,可能是我打得太烂了…….但在Google Earth里面起飞和降落,问题都是不大的,虽然飞机开得有点毛呢而且经常落地会像上次南航断成三截的飞机那样弹几下……还始终是对不准首都国际机场的那个跑道,阿门。当然,根据二零一零年帝都至广州的航班GPS线路来看,距离白云机场还有二十一公里的时候,灰机就已经对准跑道了,如图,是21340米,以平均巡航速度300km/h计算,这段距离大概是4-5分钟时间,大概就是窗口期了,这段时间对不准跑道,就滑出去了~不过我觉得在民航客机有GPS导航的情况下是很难对不准的。

胶囊重金属这个事情呢,这几年我吃得最多的可能是诺氟沙星胶囊,不过一年也没吃到十粒,问题应该不大,不过把胶囊拆开吃,的确是错误的做法,伤到喉咙事小,吃下去没效果事大,所谓缓释片缓释片,顾名思义就知道,肯定不能拆开吃撒。以前那段每天吃药的日子,我也曾经非常无聊的把胶囊一个一个拆开了吃,有些里面是药粉,有些里面是圆形小药粒,小药粒居然还有不同颜色的,当时觉得这个药做这么花哨……还有的胶囊只装了一点点药,于是我就把不同的胶囊里面的药倒在一起吃…….现在想来,大概是胶囊大小规格都是固定的,药粉很少也只能用那么大的胶囊。西洋医术嘛,大家能买到进口药还是多用进口药,国产药不要用,早前就说过,国产药由于基础化工薄弱,药品纯度不够,杂质太多,导致副作用很多,同样的药品,进口药品的副作用要远远小于国产药品,这次胶囊的事情,肯定是不了了之咯,毒牛奶胶水豆芽瘦肉精硫磺馒头膨大剂西瓜避孕药黄鳝都不会让他们觉悟,你觉得胶囊会?不会的,我要是领导,我也不想让这么多人健康的活着,不让他们忙碌着求生计,不让他们忙着生病进医院,他们就该干别的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