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和解放分道扬镳的道路

昨晚又去夜游天安门,这次除了武装警察,一个游客都没,寂静得只有过往车辆压马路的糊糊声,这种氛围很好,如果没有那么明显的灯光也许会更好,我打开三脚架对着天安门一阵乱拍,守卫国旗旗杆的武警弟弟一直唧唧歪歪的叫着同志赶紧走这里禁止停留一边拿着手台开始叫人,这个政府有被迫害妄想症,不,应该是被颠覆妄想症。

我的新码表显示,此次从帝都前往江城的直达列车,运行时间为九小时五十四分,运行距离为一千二百二十一点五公里,最大速度为一百六十公里每小时,根据我英明的估计,其实这列车的速度可以跑得更快,应该是人为降速了。点这里下载KMZ文件(299KB)

第一次睡下铺,感谢铁道部的订票网站,没有互联网,我是断然不可能买到卧铺票的,软卧和硬卧的差别是人口密度和床垫厚度,哎,床垫厚度真的有差别,软卧的床垫厚度在一点五分米左右,硬卧的床垫厚度只有五分米不到,高级软卧啊高级软卧,下次劳资一定要抢到!

抵达武昌站的时候没有下雨,我顿时懊恼万分,因为我本想把折叠车带来。火轮车到站之前已经路过了黄鹤楼,其实是倒着走回去,早上六点钟的江城四处有些安静,似乎没有很忙碌的样子,我故意挑了一条巷子走,很多面摊,让我奇怪的是很多卖豆浆的,为什么呢?也没有什么搭配,就是卖豆浆。我一度试图寻觅在互联网上流行的那条,民主和解放分道扬镳的道路,但是我没有找到,民主路的两头我都找过,无果,使得我甚为怀疑那张照片是伪造的。

黄鹤楼比我想象中的要高大,景色嘛,就一般了,我觉得我可能更喜欢园林一些,雾蒙蒙的,恍若有些西红市的感觉,但是人太多了,顿时就没有了吟诗作对的感觉。

黄鹤楼里面人很多,所以一边的楼梯只上不下,另外一边的楼梯只下不上,一层的瓷砖壁画看起来就跟殡仪馆的差不多,我就说这个楼看起来怎么这么牢固,结果是现代修葺的,比较起来,我更喜欢明朝时候的黄鹤楼建筑样式,人头攒动啊,很多MM拿着和自己身体比例不协调的单反四处拍摄,单反咔嚓声几乎是不绝于耳。

户部巷的小吃的确很多,玫瑰虾是不错,但多吃几个也就吃不下了,热干面还是我的最爱,至于糯米做的豆皮什么的,相当一般了,还没我妈做的腊肉糯米饭好吃,总结起来就是,热干面,热干面,热干面。

我觉得,江城众多的教堂和神学院,应该是由于较早有洋人聚居的缘故,一条街上居然能有三个教堂一个神学院,更不要说走在路上都能有家庭教会的MM跑过来发传单给我,我说我信佛她说信佛的家庭都很杯具,我说圣经故事大部分都是杯具她说杯具才需要主的指引,阿门。

正所谓上有宝光,下有西园,北有碧云,中有归元,所以去归元寺看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老实说江城的游客很多,漂亮MM却很少,当然,比起帝都的歪瓜劣枣情况还是要好得多,比如这个MM的小皮鞋和包包都很不错。

归元寺并不大,还有免费香发送,没有其它寺庙大卖特卖的情形,但廉价收费项目也不少,比如五块钱撞三次钟,寺庙的一角似乎还在继续修建,进入寺庙不久就开始下起雨来,很多的乌龟因为低压从池塘里面浮了出来,好多的,大大小小的乌龟,小乌龟趴在大乌龟的背上。你妹的没有偏光镜,水面总是会泛光……妈的B+W一个偏光镜居然要五百多,国产的又没有49mm,艹啊艹,我觉着吧,我一直没有买CPL的原因是因为帝都没什么地方有这么多水会进入我的镜头的……

噢对了,很早就想换的镜头盖终于从长江大桥上掉了下去,其时我正想把钱包掏出来拿个硬币丢下去看能不能准确的命中到运沙船,结果镜头盖从我的裤子口袋滑出来,伴着叮叮当当的声音,从我脚边滚落到桥边,然后叮叮当当的从桥缝溜了出去,我眼睁睁的看着它在风中飘摇,翻滚,最后跌落,慢慢没入黄色的江水,我相当镇定的站在桥上默默的思考了五分钟……愿它在长江的浪涛中找到新的使命。

在传说中的昙华林花台上坐了一会儿,什么老街,历史建筑早就没有了……一群鸽子绕着圈圈儿飞来飞去,我躺在花台上看着它们飞来飞去,想着烤乳鸽应该很好吃,不过我还是喜欢江城的热干面一些,即使我对麻酱一向无感,但我听到最多的,依然是老人们对于热干面的埋怨,以前他们可以吃三碗,现在一碗都吃不完,因为没有以前的好吃了,噢,亲爱的,热干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