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还是共军

关于国军和共军的谣言最近很多,我在前往卢沟桥游览之前,也曾想过这个问题,因为我很担心那附近被搞成一个爱党主义教育基地,还好,古迹保留得比较好,虽然铁栏杆很影响视觉,卢沟晓月白天也看不出来什么东西。谧谧说附近有一条小道,供本地居民来往,不然就要掏二十块钱门票,当然,我是在掏了二十块钱之后才知道的。

烈日下一个花白头发的园丁在草坪里面浇水,动作缓慢,步履蹒跚,不远处的石刻,是国军还是共军,就不得而知了,绿草青青吖,就是太阳有点大。

这段桥面就是传说中的古迹,石块油光滑亮,这种石块,在沿江靠海的地方,是很常见的,只不过在这干燥的帝都,便成了不同寻常的石头,永定河水看起来是绿色的,也没有被污染的迹象,不远处是火轮车专用桥,一会儿就有一辆货车经过。

从太原回来的动车,我坐在最后一排的单座上,一个中年人大概是买的站票,提着在站台上花十块钱买的小凳子,坐到了我旁边,打开一袋平遥牛肉,和两瓶二锅头,一个人边吃边喝,我拿出笔电,开始写日志,他偶尔看两眼,等我写到文化大革命那一段。

他:你是作家?
我:呃……(望着他期待的眼神),不是。
他:你写的什么啊?报纸还是杂志?
我:呃……(我本来想说不是报纸也不是杂志,但是想了一下如果我这么回答,接下来他会有更多问题),杂志专栏。
他:你是哪里人啊?
我:四川的。
他:噢,薄熙来是个好人啊,你们要多写写他。
我:呃……(我心想关来来啥子事)
他:你看哪个朝代不是这样,我虽然书读的少,功高盖主了,有些人就要把他弄下来,他可是个好人呐。
我:呃…..当然,他的确为老百姓做了一些事情。
他:是啊,你说那些当官的哪个不贪啊,就是不干事。
我:那是啊,别人没后台哪敢随便整啊。
他:你也别听我的,我就是多喝了点,话多。
我:呵呵,呵呵。
他:哎,薄熙来是个好人。
我:是是是。
他:我家就在保定三十八军门口不远,北京的门户啊。
我:噢……(心想搞了半天说不定这人是个体制内)
他:我马上就下车了,儿子接我来了,也不留电话了,有缘再见吧!
我:再见再见。
他:哎你是哪儿人呢?
我:呃……我四川的啊。
他:哦哦,刚才我问过,喝多了喝多了。
我:呵呵。

无论是新势力还是旧势力,都不是好东西,无非是为了各种利益纠缠,这个中年人相当可疑,说自己没读书,偏偏看到我写的东西之后要说来来,还假装喝醉了忘记我是哪里人,当然我的确不是四川人,出门在外,说实话是万万不能的。

我觉得我的右手疼痛症状日益严重了,不知道是不是使用鼠标导致的,所以我把鼠标改成了左手习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