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分之二的概率

之前已经用过了晴天霹雳,好吧,这次我不知道用什么词汇了。

躺在磁共振机器上的时候我还在心想终于可以检查出来是什么病了一定不会是椎间盘的问题,查出来就好治了可以不用这么痛。当医生妹妹拿着我的片子出来说你这里有个东西,看到磁共振片子上那颗跟椎关节差不多长的鸡蛋形阴影,我对着她脱口而出:不会是肿瘤吧。

一时间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坐了许久,来来往往的人们丝毫没有停下他们的脚步,昨晚上还在跟小甜甜说每年写一份遗书的事情,真是应景。

十万分之二的概率,这的确要运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事情总是会来的,只不过这次我又比你们早了一点。拿着电话不知道该打给谁,只好打给大娟。

外科手术风险很高,但手术是唯一治疗方法,术后复发的概率没有统计,看运气,听天意。大年二十九的下午我在葳君的副驾座位上躺着,路过东二环,跟他说起我的腰腿痛:你说我从二十岁开始,就陆续的得各种不同的病,每年都不一样,这样子的人生有啥子意义呢。葳君说:你的病痛就是你人生的意义撒,没得哪个会有你这么多痛苦的体验,等到老了你就可以给我们大家做指导。

那些死去的人,必然是活得不够努力,看来我要努力活着才行。

4 thoughts on “十万分之二的概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