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质量不好

年后就直接到了天津卫,和帝都最大的不同就是天气比帝都好一些,虽然没有什么阳光,但是也没有什么遮天蔽日的霾,雾倒是有不少,湿度也比帝都好得多,只是酒店里面太干燥。

此次归家,感悟良多,空气自然是说不出来的清新,湖光山色也很是让我留恋,只是和老人的隔阂却始终是无法消除,好在有一个弟弟离家出走至今未归,他们便没有那么迫切的逼着我要成家立业,但也不乏从旁敲敲打打,封建迷信的传统势力实在是太强大了,当然,腰椎肿瘤可以作为非常正当的借口用来屏蔽这些疑问。

大年三十下午,勇君在他三楼硕大的总经理办公室和我聊天,说起婚姻和家庭的种种,感觉上老去了不少,似乎比以前多了一些责任感,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成熟。当然,即使如柏秋君一样被很多人唾骂,但我依然认为他是有责任感的,所谓江山美人嘛,责任感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对江山有了责任,自然就顾不得美人,比如李隆基,对美人有了责任自然就顾不上江山,比如周幽王。葳君在大年初二的晚上准备求婚,喝得二麻二麻的然后叫我去买一束玫瑰花,妈的大年初二的晚上,我坐上一辆黑摩的,开始跟着小县城的马路寻找,一家两家三家都关门,终于在三公里外找到一家正准备关门的花店,然后小心翼翼的抱着一大捧花以五公里的时速颠到了约好的咖啡厅门口。

节间依然是和往年一样的吃吃喝喝,不同的是小乡村各处火锅越来越多,更为诡异的是各处火锅都没有那么辣,完全就是涮菜,这说明并不是西红市的人都喜欢吃传统火锅的,这很像是北方涮锅的逆袭啊。

手术差不多快一年,后腰依然偶尔会胀痛,这钛板又不敢太过用力,万一绷断就不太好玩了,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骨密度的逐步减小,我认为它迟早都会被绷断的,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所以为了增加运动的时间,减少不动的时间,我重新审视了一下健康手环市场,jawbone已经出到第三代,fitbit已经是第二代,耐克加居然半路杀了出来(其实耐克已经默默做了好多年一直没人理它),其它几家小厂商似乎是失去了响应,至于百度盗版的咕咚,也卡在那里半天没动静了,我觉着可能还是这个市场没有太大的利润可以挖掘,比较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jawbone up24,因为其它的体积都太大,特别是耐克加,太豪放了。

然后我发现,这个睡眠质量似乎是太差了,也怪不得我一直觉得其实只需要睡三个小时就够,好处是,每隔四十五分钟都会有震动提醒应该起来走两步,这个好。

20140220001 2014022000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