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忧伤

下班的路上有一个斜坡,大概有三十度的样子,昨晚下班,一个小兄弟骑着一辆中通快递的改装电动三轮自行车,试图从坡底冲上去,冲了大概三次都没有成功,前轮上了平地,后面两个轮子在坡上,我想上去推他一把,又觉得自己可能会不胜腰力,只好放弃了这个打算,有一种淡淡的忧伤。

晚上和婷妹在中国电影资料馆观看了一部解放前的电影,发现新中国的那些人真的是农民,果然是拖了好大一截历史的后腿,而那些所谓的民主党派,必定是顽固不化的,就像现在的政协大礼堂每天晚上都是富丽堂皇的灯光,真的是代表了先进的力量吗?很值得怀疑。

未婚妻说她已经辞职了,不久之后就会来帝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