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医院耳鼻喉科的护士妹妹

为什么不下雨呢?真是让人困惑,今天六点起来,突觉右耳隐隐作痛,又摸不到隔音耳塞,以为掉出来了,打开灯来在床上找了找,没有看到,掏掏右耳,我嚓耳塞进去了……睡意顿时全无,尝试着抓住耳塞的尾部将其拖出,未果,貌似是耳屎将其润滑了。于是穿上衣服裤子,查了查附近的医院,先去了最近的一家,发现你妹的是一家妇幼体检医院,扫地的大妈说九点才上班……好在门口就有一辆出租车,上车前往附近的一家人民医院,想来应是有急诊科的。

20150201001

耳塞在耳朵里,只要不去捅它,基本上也没有什么感觉,其实呢,我早已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如图所示,耳塞后面的白色棍子是可以取下来的,白色棍子的作用是把耳塞顺利的捅进去,然后,取掉或者不取掉白色棍子,我是没有一个准确判断的,一般来说,如果不是在睡觉的时候使用它,不取掉白色棍子,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在睡觉的时候使用它,耳朵就根本侧不下去了,有白色棍子的支撑,耳塞会更容易取出来一些,如果是没有白色棍子,取出来会稍微不便,关键是没有棍子的支撑,想来它应是很容易掉落进去的。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它居然真的全都进去了……

天还没有亮,街灯都还点着,急诊科的保安和值班医生漠然的看着我,仿佛他们都要睡着了似的,看了我挂的耳鼻喉科,往门外一指,“住院部18楼”。于是我走到急诊科对面的住院部,电梯分单双号,左边是单号右边是双号,然后一位提着饭盒送饭的大妈跟着我进了电梯使劲的按总也不亮的5楼……我非常迅速的按下了6,然后告诉她从楼梯走下去,她恍恍惚惚的走出电梯,一脸茫然。

耳鼻喉科只有一位白衣值班护士,我刚想问她,旁边一位粉衣护士叫住了我。
护士妹妹:干嘛呀
我:额,耳塞取不出来了
护士妹妹:啊,我看一下
我把右耳侧过去,
护士妹妹:你等一下
我看着她默默的走开,和办公室里一位已经穿好衣服准备下班的不知道是医生还是护士的中年大妈说了几句。
护士妹妹:我来帮你弄吧,过来,你坐上去
我默默的跟在她身后进了操作间。护士妹妹打开椅子旁边的聚光灯,又仔细看了看,然后去旁边铁盒子里拿了一把镊子。我把左边耳朵的耳塞掏出来给她看,说,就是这个样子的。
护士妹妹:哦我知道,听歌的耳塞嘛,哎,是这样的啊,你别动啊
我:好
护士妹妹用镊子第一次尝试,biaji,滑了。
护士妹妹:咦,有点滑,可能会有点痛,你忍着啊。
我:好
护士妹妹继续尝试,biaji,又滑了,此刻我心中狂奔过一万只草泥马万一耳塞夹碎了咋办,护士妹妹想了想,换了一只前面是弯角的镊子,死死的夹住,然后上下左右尝试了一下,终于把它拖了出来。
护士妹妹:呀你看好多耳屎,怪不得滑了
我:哎呀太好了,谢谢谢谢
护士妹妹:你这个怎么进去的啊
我:就睡觉的时候翻身,它自己就被压进去了啊
护士妹妹:你这个需要技术啊
我:是嘛,我也这么觉得
虽然戴着口罩但是我看护士妹妹已经快要笑出声来了。
护士妹妹:一般人做不到,你这个,有技术。
我:哪里哪里,谢谢谢谢。
护士妹妹看着我手里的挂号单,说,你去把号退了吧,不收钱。
我:啊。
护士妹妹看我惊讶的样子,又说了一遍,你去急诊把号退了。
我:哦,那我走了,多谢啊。

多么和谐的医患关系啊,在医院来来去去这么些年,居然有不收钱的!真是让我莫名惊诧,只是当时睡意上涌,没有注意她胸前的名牌,也没有问她的名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