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要故意去伤害自己喜欢的人,那个时候,应该就是了吧

昨晚上团长说她睡过数百张床,我本来想说好少,但是仔细一想,好像我睡过的还不到一百张呢。

第一张自然是家里的床,搬过两次家,总计睡过四张床,
上大学的时候,我的,她的,她的,葳君的,她的,缙云山的床,总计睡过六张床,
二零零六年,我的,北京的,万州的,万州的,万州的,万州的,总计睡过六张床,
二零零七年,我的,她的,杰妹的,小伊的,贵阳的床,重庆的床,总计睡过六张床,
二零零八年,我的,杰妹的,小伊的,爽妹的,阳朔的床,广州的床,我的,温泉的床,总计睡过八张床,
二零零九年,我的,杭州的床,重庆的床,小伊的,小伊的沙发,勇君的次卧,勇君的主卧,柏秋君的,婷妹的,桃桃的,燕莲的,她的,刘X的,万州的床,总计睡过十四张床,
二零一零年,我的,阿琛的,葳君的,小伊的,广州的床,广州的床,昆明的床,重庆的床,勇君的,总计睡过九张床,
二零一一年,我的,我的,我的,同性恋MM的,婷妹的,北京的床,重庆的床,重庆的床,总计睡过八张床,
二零一二年,我的,重庆的床,西湖的床,乌镇的床,上海的床,武汉的床,济南的床,太原的床,太原的床,广州的床,常州的床,我的,锡林格勒的床,阿尔山的床,葫芦岛的床,白胖兄的,葳君的,总计睡过十七张床,
二零一三年,我的,葳君的,她的,上海的,苏州的,天津的,天津的,珠海的,总计睡过八张床,
二零一四年,我的,爽妹的,广州的,深圳的,深圳的,天津的,重庆的,成都的,杭州的,厦门的,厦门的,西宁的,西宁的,西宁的,武汉的,总计睡过十五张床,

截止二零一四年,总计大概是睡过一百零一张床,记忆力不太好了,估计中间还有漏掉的,只能多不能少。

昨天被临门放水,我的脑海里又出现一个巨大的问号(?),但我不想去追究为什么,貌似我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喜欢寻根问底,我觉得原因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行为和过程,但很多人做事情依然倚重的是原因,理由,借口,你也是一样,你想得太多了。

所以我坐在广场上思考了三十分钟,然后掏出手机定了一张哆啦A梦的电影票,三排一座,上线很久的片子,场里没几个人,为什么大熊掀静香裙子的时候我会哭呢?你想想,当你要故意去伤害自己喜欢的人,那个时候,应该就是了吧。

20150612001

当我一个人顶着雨走在火车北站旁的小路,一个不认识的手机号码打了过来,被我挂掉,然后一个电话打到半夜里,无非是分手和被分手的事情,默默是个县城的孩子,十七岁的时候没有了妈,父女相依为命,就这样,居然还搞异地恋,一派作死的节奏,然而县城的孩子总是单纯的,没有大都市的浮华,剧情简单,过场清晰,好在我没有失去树洞本色,她一边哭一边笑的完全不像有些女生那样让人担忧。

2015061200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