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多舛,晚上还要不要去和她吃饭

花痴妹妹说,过程就是过程,没有结果的说法,无论分手,还是老死不相往来,都是一个过程,我说哎,你看只有到死那一天才能盖棺定论,我们的看法是一致的。

上次和花痴妹妹吃饭是在眉州东坡永吉先生的饭局上,济济一堂,吃到一半领导打电话叫她回去加班,永吉先生让我送她下去打车,因为她喝了不少白酒,我看她起身,想了想没有动,只问了她一句你行不行哦,她说这么点酒小case。

下午的时候我太过千翻儿玩小青的臂力棒,一手滑,打到了自己的下巴……自己的下巴……把我当时打得大脑一片空白,然后才发现下巴已经被打出血……然后当时舌头还在两排牙齿中间,然后舌头就皮开肉绽了……一嘴血,满口的铁锈味,用碘酒和棉棒消毒了一下下,买了一盒华素片。当我的大脑从震荡后的空白回复正常时,只有一个想法,这是命运多舛,晚上还要不要去和她吃饭……

曾经的花痴妹妹也是浪迹于北京的各个欢场,每晚都是不醉不归,然而现在的她已经会腰酸背痛,不能对着空调吹,也不能半夜不睡觉了,连我们吃完饭后被叫去参加从香港远道而来学长的酒局,她都不去,我想,她可能是有点忧伤。

她:好冷哦,喊服务员把空调开小点
我:我包里有衣服穿不穿
她:穿嘛
我:厚的哦
她(怒):臭的啊,臭的你给我穿
我:我艸,厚的,不是臭的
她:哦,呐给我撒
我(递给她衣服):喏,你闻一下臭不臭嘛
她(凑到鼻子真的闻了一下):嗯,还好
我:你晓得有时候人闻不到自己的味道,所以我真的不知道这件衣服臭不臭
她:行了行了
我:其实好像这件衣服穿了好多天了,从我去深圳,到烟台,昨天我还没回去
她(怒):你至于说这么清楚嘛,我都已经穿上了……

不过看起来她依然是不愿意提起自己的事情,我本来以为她的生活会比我了解到的更加丰富一些,然而并不是,她的日常似乎被埋没在了大量的工作中,只是不停问我的近况,

我:她和你一天生日哦
她:是吗,每个人都不一样撒,一天生日又代表不了什么,那她哪一年的呢
我:八六年的
她:哦,那也快三十了哦,那你到底是怎样打算的呢
我:没有怎样打算啊,生活的乐趣在于明天的未知,你看看你想得太多了
她:肯定要有点打算嘛,什么想法都没有吗?
我:有可能吧,但是你不觉得需要时间吗?
她:时间?
我:你看啊,一个合适的timing其实是很重要的……
她:不是,我觉得这是因为你把她看得太重要了,你完了
我:我也觉得这样不太好

然后说起我在深圳被临门放水,她顿时就怒了,差点把手里的筷子甩出去,然后就像我以前一样,说:“为什么呢?”,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好像也不想去知道为什么,我知道,按照我们的风格应该是转身就走的,所以你看我就去看电影去了撒,青春易逝,不可以浪费,你现在就是在浪费青春,端午节去哪里玩啊?

饭后当然是要拍照啦,她说用我的用我的手机拍,我心想为啥呢,然后就看她打开了美图秀秀,我的手机也有美图秀秀的好吗,虽然我不怎么用它……咔嚓了好多张,但是她都不发给我,她说,给你了你一定会发到网上去,我说,那你哪天抽风,把我一阵拖黑然后又把照片删掉,就再也找不到了,她说我不会删的,好说歹说,她终于给了我一张,然后说,你要是把照片发到网上,我就跟你绝交,所以,

所以我只好找了一张十五年前的合影,十五年前的照片你都要跟我绝交的话,那你就太过分了,毕业都十五年了,是不是要庆祝一下?

(由于花痴mm强烈抗议,我把照片删除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