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从人家坟头上走

当我在长安城的城墙上走了大概三十分钟的时候我突然醒悟过来,打开手机地图看了看,照这样走下去我走到天黑也走不完这个城墙,迅速折返,上了一次一百二十块的电瓶车。这才在一个半小时后成功绕城一圈,永宁门,和平门,建国门,长乐门,中山门,朝阳门,尚勤门,尚德门,安远门,尚武门,玉祥门,安定门,含光门,文昌门,门实在是太多了……这片城墙是我见过最大的古城墙,但城墙只是城墙,角楼和亭台修葺得简单朴素,混杂着现代化的电线杆和路灯,不少人在城墙上骑着自行车,但这墙上的路凹凸不平,十三公里的路程,不骑上两三个小时,估计是下不来的,我倒坐在电瓶车的最后一排,跟每个骑自行车的妹纸挥手示意,大部分妹纸迅速的整理衣服,因为自行车是不带变速的山地车,而她们夏天的体恤衫都比较大,自然的就把胸脯快要甩到外面来的样子,只有一个西洋妹纸大吼了一声“哈喽!”。

从兵马俑博物馆回程的时候,司机小哥说,他的很多乘客,都对兵马俑很失望,我说,那他们大概还是适合去那些现代化的光影博物馆,不适合这种原生态的遗迹。

让我感到惊奇的是俑坑里的杉木,二号坑的每个坑里面大约有八百到一千根当年应是被修剪得很标准的杉木,总计大约四千根杉木,一号坑就更多了,那时候的树可真是多啊,作俑的泥土和颜料随手可得,这树可是要从很远的地方砍伐了运过来,很显然的是二号坑和一号坑都只挖掘了一部分,一号坑还有很大一部分都没有挖掘,下饺子的游客们挤在一号坑的入口,这还是淡季,好在我不那么矮,可以从他们的头顶看过去,领略始皇昔日的荣光,但入口处的兵俑并不多,而且没有马,马在哪里?也许是在那些还没有开挖的坑里,直到我看见秦陵陪葬坑散落一地的马骨。

秦陵是个大坟包,江湖传闻已经被盗过很多次,但定论是没有的,水银的传说更是被传得神乎其神,可以确定的是,根据陪葬坑的情况来看,就算有东西留存下来,也只能是金属的了,比如世界闻名的立车和安车,那出土的铜马,真是栩栩如生啊,青铜器虽然比之于钢铁要柔软,抵抗水分侵蚀的能力却是要强多了,我顿时就觉得,兵马俑的好些胖子和瘦子,以及小肚子,一定都是写实的,绝不是因为土多了一些或是少了一些,然后觉得,秦后的那些青铜器,简直就是屎,根据我英明的估计,按照始皇的性格,一定是把当时最精明的工匠全都活埋了,才导致后继无人,蒽,如果是我就会这么干。

20150623001

秦陵分内城和外城,现在内外城垣剩下当然只有地基的遗迹,我趴在外城垣的遗址草坪上感受了一下,觉得好热,很像常州的淹城遗址,虽然直到现在淹城遗址到底是干嘛的也没有结论,毕竟快要三千年了,它当时到底是住人的还是埋人的也不那么重要,比之于秦陵的外城和内城,我觉得砖家可能也不知道它们都是干嘛用的。秦陵上的树木郁郁葱葱,我试图找到一条小路爬到最高点,但是我失败了,不管从哪条小路,走到一半就上不去,似乎每条路走到一半就断了,我在里面绕了半天,结论是,上不去。

20150623002

回头想想,老人家经常教导我们不要从人家坟头上走,真是罪过,始皇一定不会跟我计较的,何况我还敬了他一支草莓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