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有雨的季节就会莫名其妙的犯困

中午吃面,雨后的天气舒服太多,真是不知道那些没有雨的日子这些人是怎么过来的,灵境胡同地铁站附近的石台上,有一个叼着烟的少女,齐耳短发,蓝色热裤,黑色体恤,右腿翘在左膝盖上,但吸引我注意力的并不是她,而是她旁边布鞋,黝黑,白发的老父亲,老父亲看起来满脸愁容,用右手捋着她额头的头发,少女闭着眼睛像只猫等待抚摸一样对着父亲,右手的烟从她身后徐徐冒起。

这种有雨的季节就会莫名其妙的犯困,二十一年来,貌似我从未单独约苗苗吃过饭,所以我决定约她吃个饭,但是她说“是花痴妹妹不跟你吃么”,我觉得苗苗对我有些偏见,但这也正是她性格中让人喜欢的地方,她从不说谎话,可是她怀孕了天天想吐看什么东西都没有胃口,上次饭局她送我回去的时候,我问过她为什么还没有生娃,当时她的回答并没有那么肯定,也许她也是妥协于父母了吧,这是她婚姻的第六年又六个月,是要赶在七年之前呵。

一场雨下得我的Storm glass突然变出一大坨,像羽毛,不像雪花,因为它不是六角形,不是六角形啊

20150717001

Pluto的事情再次说明,只有美利坚是人类的希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