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必须是恋爱里最好的阶段呵

回到鹏城市区的那个晚上手臂又痒又痛,根本就睡不着,抽搐了一夜,像极感冒发烧的症状,人总是会好了伤疤忘了疼,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反应过来这明明就是晒伤……和腿在崖县被晒伤的时候一模一样,这才几个月的时间,总之这两个月下来,好像真的被晒黑。

20150827001

大梅沙和小梅沙下饺子的人比以前更多,我还是只喜欢在沙滩上静静的看海,黑夜里的波涛声从不让我觉得恐惧,反而有想要跳进海里去的冲动,我想这可能恰好是因为我不会游泳,如果是会游泳,可能就不会这样子想了,因为在大梅沙和小梅沙之间的栈道桥下石堆,没有估清楚海浪会爬升到什么高度,我差点就被海浪冲跑……还好我慌乱的抓住了两块石头……

20150827002

 

一定要以石头被海浪淹没最高的那块为标准,每次海浪强度不一,这一次不高,但下一次就可能会吞噬掉你。

和飞飞约了在天虹早茶,但她说她没有买到回鹏城的二等座车票,作为一个天天炫富的女孩子,我觉得她一定在撒谎,但人生已经如此艰难,就不要去拆穿。

20150827003

在鹏城的每一天我都在等着下雨,直到我改变行程去了花都,它也没有下。Olivia催我去看肿瘤君,于是我买了一张电影票,这部片呢,还是有很多地方不合理的,我觉得我不应该关注这些细节的东西,这部片总是要给人信心的嘛,不能用残酷的现实去叫醒他们,但是,如果一个真正的肿瘤患者看完这部片子,就会觉得太假了,有人说郭导的小时代看起来不现实,虚伪,拜金,那你知道国际部的双人病房要多少钱吗?你知不知道帝都病房多是八人,四人,双人和单人的只能是特需和高干病房呢?而且没有关系根本就排不到,但,毕竟生命无价。

20150827005

现在的护士妹妹才没有那么八卦,她们什么没见过,哪里会像片子里面那么指指点点,简直就是污蔑护士群体的情商,总结起来就是,编剧和导演,一定没住过院。

到花都的时候正好是中午,这温度比鹏城高出很多,大概是因为湿度高得多的缘故,本来想打电话给彦子MM叫她夜宴,不知不觉又忘记了,还是有点忙的,戒网期间,短信竟也忘了发。

花都的夜里真是好热,天气预报说有三十五度,我站在海珠大桥的桥头,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我总是喜欢到这座桥上来,一定不是因为它连接着越秀,黑漆麻乌的江面什么也看不清。

新港西路的星巴克里有一对小情侣,准确的说应该还不是情侣,因为他们很明显的处于还没有那么熟络的阶段,刻意的保持着距离,避免可能发生的肢体接触。女孩早到十五分钟,等待的间隙一直东张西望,时而会盯着一个人又一个人目不转睛,无法判断她是大方还是好奇,男孩到了,女孩拿出一张打好底稿的白纸,开始在上面画画,男孩在另外一边纸上写上一些单词,也许是学校里布置的作业。他们时不时的发出笑声,笑声不大,但有一种沁人心脾的真实,也许是因为我太过关注他们。作业的间隙,男孩靠在沙发,展开手臂放在沙发上,女孩抬笔起身,快要碰到男孩的手臂,男孩忙不迭的收回手臂,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眼珠上下左右无处安放就快要变成手忙脚乱,哈哈哈,那就是青春啊,因为肾上腺激素分泌而导致的心跳加速,让他不知道该往哪里看。

20150827004

这必须是恋爱里最好的阶段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