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白云

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同性恋群体将会引发新的宗教战争。

当我突然间意识到我对男同性恋的歧视有很大问题的时候,是我在思考道德标准究竟应该如何来衡量的时候,我歧视男同性恋的出发点是因为媒体对于男同传播艾滋的恐惧,然而,我突然间意识到这种歧视就是一种道德的衡量,而耶和华与穆罕默德,无一不是在制定着各式各样的道德标准。

这种歧视是不对的,然后我前面强烈的预感又突然消失了,因为我觉得,同性恋群体是非常自我的,他们不可能会为了那些浮华的名誉去战斗,因为,为什么一定要让世俗承认呢?

安东其实并不是在大陆版图的最北边,还可以再往北的,这个城市没有什么古迹之类让我很感兴趣的东西,我只是觉得它离朝鲜很近,那么自然风景必定是不错的才对,至少那条鸭绿江,应该是透亮的吧,结果当然是和预料中的一样,坐上小游轮,在界河里一直开到朝鲜境内,那河水,就像漓江的水一样青翠碧绿,没有一只垃圾袋和漂浮物。

20150914001

那白云啊,一朵朵,一朵朵,我好想找块草坪躺着看。

蓉儿妹妹带着她女儿领我游览了这个边城的几座跨江大桥,据说那座中朝鸭绿江大桥已经修成很久,大陆这边早就已经修好,但是朝鲜那边不知道是没有修还是咋的反正就是没有通车,从大陆这边看过去根本就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一切都很正常的样子,就是桥上没有车,直到我看了一下卫星图,桥那头朝鲜的土地上根本就没有路嘛,貌似还修了几个工事,正恩一定是在想大陆亡我之心不死,一定不能通车。

20150914002

我觉得女儿比儿子好多了,也许是因为爽妹的儿子太千翻儿。

20150914003

大眼MM生日那天我跟她吃了一个饭,一个蛋糕,作为一个曾经多姿多彩的女子,她真是让人惋惜,所谓一物降一物,这也许是她无法逃脱的命运。

20150914004

2 thoughts on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白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