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真是一个变化得很快的时代

年前和葳君去逛了一趟宜家,他买了一个衣柜一张床一个架子一个柜子。柏秋君最近很困扰,但是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并没有说出所有的真相,葳君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很坚决,但我却不这么觉得,我认为葳君是没有碰到这样子的情形而已。以至于我年初四和柏秋君以及他老婆在小山村的电影院看美人鱼的时候,觉得葳君的表述可能有夸张的成份。

小又在小山村开了一家分店,过年那几天生意很好,我见到了大约有二十年没有见到的她爹,她爹的头发已经快没有,胖了一些,但一身皮衣红色围巾依然像是蠢蠢欲动马上就可以冲出去泡妹纸的架势,我每每想起小又结婚的时候她爹的前女友坐了一桌就忍不住要笑。

终于从差点迁延一个月的咳嗽中恢复过来,从过年前咳到过了正月十五,吃了五天罗红霉素,输了三天青霉素,吸了两天庆大霉素,然后吃了五天头孢克肟(这个字还是查了字典才知道读wo我艸),各种抗生素已经得到了充分的锻炼,看了耳鼻喉科呼吸科拍了两次CT抽了两次血,终于在我服下大量花旗参之后得到了缓解,这是阴虚肺燥的症状,每年冬季都会搞那么一下,但都没有这次这样严重,这真是一个颇有意义的新年。

今年没有从西红市回去,而是择道蜀国,顺便去看望了爽妹刚诞下的第二个儿子,因为我一直在咳嗽,没敢抱她刚出生的小儿子,本来是想拍一张《我和爽妹的两个孩子》结果只拍了《我和爽妹的孩子》,我看她的状态很好,再生一个也是没有问题的。

新年在巴厘岛的Komaneka at tanggayuda度过,我本来是想去往Ritz-carlton reserve的Mandapa,但是她们觉得太贵,由于大家AA所以我也不好说什么,我觉得我一定还会一个人再来,至于景致嘛,除了那个硕大的火山,森林们和小动物们与三亚的鸟巢并没有太大的区别,那个<Eat,Pray,Love>里面的梯田,云贵高原上到处都是……啊,乌鲁瓦图的海浪很大,五米高的海浪,看起来是要雄壮许多呀!好想从断崖上跳下去。

20160302001

大陆的各类产品已经深入印尼的各个地方,我不太明白的是,电梯和空调应该都是属于轻工业产品,为什么空调都是日韩的产品而电梯多是大陆的产品呢?后来我恍然大悟,电梯只是在大陆生产而已,虽然上面写着中文,但品牌却依然是日韩欧洲的。

Google准备在五月份关闭Picasa,服务将会全部迁移到Google Photos,这个消息的重点在于Picasa软件不会再次更新,也就是说在将来的某一天可能会被停用,也就是说无法批量下载了,这真是个坏消息,我不得不把六十个吉比的照片拖了下来,国内的各种云试用了一下,发现这个网速才是决定性的因素,百度的速度不错,全部扔了进去,看起来还好的样子。

婷妹寄了一双UGG给我,我都说了不穿她还是要寄,就像工商银行那个学长送她移动硬盘做生日礼物一样。

去广安门中医院开了一个方子,熬了十几袋中药,每天两袋,排队交钱的时候后面两个老太太在不停的埋怨挂号方式今天变明天变变来变去的她们一点也不习惯,交电费也是,交水费也是,这真是一个变化得很快的时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