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滑吗,不滑呀

“她是你女朋友吧”,来自东北的Uber司机说,
“嗯哼”
“我觉得你俩真有意思”
“是吗,为什么呢”

欣茹像个刺猬一样把自己的手和嘴包在衣服里,露出鼻子往上的半边脸,一言不发的盯着电影院的银幕,我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银幕的反光在她脸上闪过一阵又一阵。

电影永远不能超出人的想象力,看过小说就会觉得电影电视总会有所欠缺,每个人眼里都有他自己认知的世界。

20160918001

第二次看这部电影,刚坐下我就觉得,这和她曾经的生活是完全不同的,她一定不可能理解,于是,虽然她看得狠认真,但最后依然是不能理解这里面有三个次元,一个是小说里的世界,一个是安生告诉家明的世界,一个是真实的世界。

欣茹带给我一碗老北京炸酱面,这炸酱面是我刚到北京时吃过的那种,很大一碗面和很大粒的酱肉,好像是在五四大街的三岔路口上。她把酱肉和碎菜倒进塑料碗,拿起筷子和了起来,半天推到我面前,“吃啊”,然后用竹签戳了一块鸡排,递到我嘴边。

“你们看旁边那车号挺逗的,二百五”,来自东北的Uber司机说,
“你知道二百五什么意思吗”,我说,
“蛤,什么意思?”,她说,
“额,用东北话来说的话,应该是虎逼……”
“那是表示很好的意思吗”
“为什么?”
“牛逼不就是说人很好吗?”
“嗯,我也不知道,反正东北话虎逼是骂人的”
“那可不一定,牛逼也是骂人的”,来自东北的Uber司机说,
“蛤?”
“额,这个要看用什么语气说了”
“哎对,你看我说,你老牛逼了,这是表示好的,我要是说,你丫牛逼大了,这就是骂人的”,来自东北的Uber司机说。

我不禁又想起来初二的时候骗来自桃园刚到小山村和我坐一排的芳绮说“你妈啦个嘛B”在四川方言是表示问候的话语然后她下课就去跟英语老师热情的说你妈啦个嘛B……

雨很大,欣茹揽着我的腰挤在小小的伞下往她宿舍走,她老是不看路,一探脚就往水坑里踩,我只好拽着她一会儿左一会儿右,快到门口的时候她望着前面很大一汪水说你表过去了吧我自己跑过去,我刚想着说我可以背你过去然后立刻就想起来我的腰可能再也背不了任何人了,这真让人忧伤。

“你等一下出去的时候小心一点”
“为什么要小心”
“地上滑呀,你不要跑”

地上滑吗?我收下伞一路跑出畅春新园,还使劲的跳了几下,不滑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