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三千年

最近在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覺得太子的殭屍臉都比白淺有演技啊,我還是比較喜歡東華帝君。忽然地對周遭三三三在一起的東西很感興趣,例如下:

除了五毛錢的特效和有幾句莫名其妙的台詞,劇情還是很好的,大團圓的結局不怎麼樣,有點虎頭蛇尾。

成都機場的無人機也是醉了,連續好幾天逼得飛機們備降在其他機場,我覺得這個應該很好防範,無人機遙控的頻率難道不是無線電管理局分配好的嗎,世界上最大的無人機生產廠家難道不是深圳的大疆嗎,直接干擾這個頻段不就完了嗎,我覺得成都機場的現象更像是當局或者軍方在找一個口實,好出台一些嚴厲限制無人機的措施,拭目以待,如果今年內出台了非常嚴厲的無人機管理辦法,那就毫無疑問。

上週和欣茹去了晉祠,帶她去看了那棵三千年的古樹,那棵樹和我上次來看它的時候似乎沒有什麼不一樣,多了幾條紅繩,有個部位被人從護欄伸進手來摸得油光發亮,無論如何,我之所以要帶她來看它,只因這是我見過年紀最大的活的東西,見證了無數滄海桑田,站在它面前,想想人生短短數十載,只能用滄海一粟來形容。

但她好像只對古建築更感興趣。

從晉祠回來鼻炎就犯了,左思右想不得何處傷了肺氣,含服西洋參兩天略有緩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