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有枪炮谁就有发言权

本来吧,公司组织看十九大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很多公司都这样做,讲话也都很中性,没有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台湾地区的卢姓党代表讲话虽然已经很大陆了,但最后还是露了一些台湾口音出来,让人略微出戏,最恶心的人就是景海鹏,一脸美滋滋的说虽然我现在才51岁但是我感觉自己还可以做很多事情。

你他妈不吃特供,不享受特殊医疗,就北京这环境这食品安全?呵呵。当然,这也说明军人的脑子的确比较简单,想到什么说什么,处庙堂之高,居江湖之远,何不食肉糜呢?

这次去台北做胃镜,感受颇多,医生和护士有着相当的专业性,一个很典型的事情就是,需要介入病患身体的事情都只能医生来,护士只能辅助。台湾的全民健保体系其实和大陆之前的公费医疗一模一样,只不过大陆的全额公费医疗针对的是事业单位公务员,官员等,并不针对个体从业人员和私营企业主,随着所谓改革的推进,事业单位的人们也需要缴纳医疗保险了,但是他们的报销额度仍然高于普通企业员工,台湾能把全民健保推行下去,一是因为日治时代留下来的优良传统,医生在台湾社会拥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和收入,最聪明的人都去做了医生,使得整体医疗水平相当高,二是因为,台湾人少。

某些大陆人动不动就称皇民化,但台湾民间对日本却一直抱持好感,这种巨大的反差不得不让人思考,关于日治和日据也有很多讨论,但,日治和日据的讨论,其实是涉及到台湾法理上能否独立的根本。

——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台灣日治時期
中華民國在1931年在台北設有「中華民國駐臺北總領事館」,在法理上中華民國完全承認日本對台灣統治的合法性。「日據」則是意味著日本或者非法、或者不被國際社會承認的情況下佔據並統治台灣,「日治」不過是客觀事實的描述,「日據」則是具有情緒性抗議的價值判斷字眼,就客觀的歷史過程來說,清朝政府在馬關條約訂定後固然沒有立場說日本「侵略佔據」了台灣。
——

但问题是,这个地球是强权政治,谁有枪炮谁就有发言权,所谓的法理,也只是笑谈罢了,法律对统治阶级来说,是没有意义的,人类社会不就还是原始社会的本性嘛,哪里有什么进步,多了一些虚伪的面纱而已。

我在台北做胃镜的时候,突然接到消息说母亲摔倒导致脾脏破裂住进了ICU,急冲冲的奔向机场买了机票回去,电话打了很多,找了不少人,但是对医疗进程似乎并没有任何裨益,初看病历,觉得情况很糟,脾脏破裂,三匹肋骨骨折,双肺下部挫伤,胸腔积液,中重度贫血,高血压三期,卵巢肿瘤,好在抢救及时,立刻做了脾脏介入栓塞止血,常规疗法应该是开腹,切除受损脾脏,但因为肿瘤巨大和拖延两天导致大量积液的原因,不能进行开腹手术,恐怕无法控制术后感染,父亲虽然平时什么事情都不管的样子,但关键时刻他还是比较英明,在小县城的本地庸医治疗了两天没有好转并且医院拒绝转院之后,立刻找了车和两个亲戚把母亲拖到了市中心的大医院,十几天的ICU花了大概十二万,转到普通病房每天大概花销三千,不知道医保可以报销多少,最少应该是百分之五十。

母亲的病情如此,是因为她近一年来吃斋信佛,甚至信仰所谓过午不食导致,父亲对于她的这种行为只能放任自流,因为说了她也不听,其实我原本也知道,她很长一段时间都相信各种江湖骗子,希望大仙们可以消灾解难,每次消灾自然是要花费个三五千的钱财,拿到她的手机之后我发现居然还有各种以旅行社名义开展的各地寺庙法会旅行,对于旅行社来说,真是一条不错的财路。这说到底,还是因为她没有文化,母亲幼时成绩很好,初中的数学成绩长期是班级第一名,但因为外公是右派,家庭成分的原因,她上完初中就工作了,如果说完全没有文化也好,至少她会觉得说应该相信文化人,恰恰因为她有一些聪明,有一些文化,便觉得自己所信的必是有道理,然而在他人看来却是做来荒谬的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