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十個月的北京

辭職了,準備要離開北京,目前已經打包了十六個箱子,沒想到這些年積累下來這麼多東西,可能要打包到三十個箱子左右。

早在二零一四年的時候我就打算離開北京,但是因為害怕身體會出問題,在遲疑不決中拖延到了現在。

上一次離開北京是在二零零九年,這一次應該是要在二零一八年。

上次離開北京的時候,去了婷妹的廣州,那時候她正要準備和她的前夫結婚,我在她那住了兩個星期,看起來她蠻快樂,我放心的去廣西雲遊了一圈最後抵達爽妹家,如今婷妹已經離婚四年有餘,嘴裡說著已經忘記前夫的樣子,大家卻都是心照不宣的沒有拆穿她。

上一次回到北京是在二零一零年。

上一次回到北京,我送給葳君的自行車他還沒有拆開我包裝的透明膠帶,葳君的前女友在新週刊寫稿件,便拿我放進了新週刊的專題,叫,給我生活,地方隨便。新週刊的攝影記者和我特意約了個時間,在望京的荒郊拍照,這個專題大意是年輕人要不要逃離北上廣。那一期的雜誌我買了十本,算是留作紀念,畢竟有一個A4的幅面都是我的照片吶。

如今葳君已經有了兩個孩子,他的前女友在歐洲不知道哪個國家晃蕩,追求著自己的夢想。

這八年發生的事情可真多啊!

4 thoughts on “八年十個月的北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