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没有清洗的鱼池

每每冬夜走在无人的路边,我总会萌生出奇怪的想法,像是自己无家可归,蜷缩在楼梯间,或是屋角,觉得后背阵阵凉意,然而又觉得,这种情况实在是不大可能会发生,但为什么总是会冒出这样的想法来呢?

今天去老漢墳上看了一下,只是沒有立碑,原來的土堆已經用水泥砌了一個四四方方的結構,前面還有一大塊可以燒香點蠟磕頭的地方,昨晚上下雨,幾乎沒有車可以上去,乾爹的四驅車也差點沒有爬上去第一個轉彎的陡坡,一路上沒有人,因為推行新生活的緣故,山上的居民們都住到了山下,只有夜總匯在半山上排成一排排,望著山下的我們。

電視裡從早到晚播放著歌頌共產黨的歌舞,在共產體制下果然是能產生出一些可以蠱惑人心的節目,像蘇聯和東歐,也有很多膾炙人口的作品,當然現在除了俄羅斯都被丟進了歷史的垃圾堆。

家裏的魚池快要什麼都看不見了,媽媽說以前是老漢每年過年之前清理,把魚池底部的木塞拔掉,水全部放掉,缸刷一刷然後放新水,我想這個邏輯不太對,怪不得老漢只會釣魚養不好魚,於是發現樓下就有一家水族店,樓下居然有一家水族店,買了一個潛水泵,若干過濾白棉,找了一個膠桶,在桶一側用電鑽鑽了若干小孔,製作了一個簡易過濾器,潛水泵把水不停的往桶裡抽,水沉下去經過過濾綿,魚便們就留在過濾綿上,過濾運行了兩天,更換了一次濾棉,水終於變清澈,看得見底。

這兩天,不在小山村的各位才陸陸續續的從外地回到這裡,想想自己似乎從來沒有這麼早回來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