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民主,人權

前幾天台灣有個人去世,叫史明,享年100歲。

原本我對台灣獨立的理解,大佬僅僅只限於辜寬敏,也一直覺得法理上沒有走得通的邏輯,DPP也沒有什麼明確的主張,直到我發現史明曾經寫了一本書,叫做《臺灣人四百年史》。

史明是個傳奇人物,出生於台北施家望族,本名施朝暉,早年在日本留學時接觸馬克思主義,並前往大陸加入中共的地下工作,六年後對中共不滿返回台灣,在組織暗殺蔣中正的行動失敗後流亡日本,在1962年出版《臺灣人四百年史》,1983年返回台灣,推動台灣獨立運動。

比之於鄭南榕的血性,史明用通史來證明台灣獨立的理論基礎,使得我很想去把這本書的漢文版找來看看,對,是漢文版,因為中文並不是只有漢文,還有蒙文,維文,藏文,(前提當然是蒙古,新疆和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很多時候我們都被蒙蔽了,我們受到的教育中,有很多都是錯誤的概念,比如所謂中文,這個概念是錯誤的,這也正是當前大陸許多所謂民族矛盾的來源,因為我們完全沒有正視他們文化的存在。然而這本書已經出版太久了,原版漢文很難找到,新版的圖文精華在誠品還要預訂

對於台灣統一或是獨立的議題,歷史自然有它的選擇,現在看來並沒有明確的答案,所謂民主或是專制,在歷史的發展過程中,也並沒有什麼唯一的方向,無論是民主還是專制,最終都要通過強權來體現,如果沒有強權,民主會倒台,專制也會倒台,我並不覺得專制制度就一定會向民主制度轉化,也不覺得民主制度一定會向專制制度轉化,這取決於權力的遊戲中,誰看起來更合理。

中共今天走的路線,自然不是馬克思的共產主義,也不是社會主義,用馬克思主義的觀點來看,是不折不扣的修正主義,在今天的大陸,單純的共產主義者,已經被定義為“毛派”和“教條主義者”,而中共自己定義的則是:科學社會主義,強調社會主義是不斷發展且在每個國家有自己不同的實踐,而中共發展出了自己的社會主義道路,那就是,如何在改革各行各業的同時,不影響中共的執政地位和實現對各行各業的掌控,也就是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必須要承認,在過去的四十年,這是相當成功的。

台灣在解嚴後,有了民主,但並沒有完善的法制,這也是今天的台灣看起來像是一鍋粥的根源,而香港在九七之前的一百五十年,恰恰是有完善的法制而沒有民主,英國人對於制度性的完善,使得香港很多公共事務表單都是很多年以前的格式,新加坡能蓬勃發展,也是因為它有完善的法制,雖然沒民主,但是看起來似乎完全不影響,這也說明,社會的發展並沒有什麼客觀規律,所謂的客觀規律都是出於權力和利益的需要。

那麼,沒有民主是不是就沒有人權呢?似乎是不一定的,法制,民主,人權,我還在思考這個問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