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Ken

所谓客观,也只是看起来自觉合理的偏见

每年的五月底,就会冒出一些看似奇怪的事情来,我觉得,他们一定是故意黑,特意让人不断的想起这个日子,例如下个周末公司组织要去西柏坡,3号去,4号回,这些年的这个日子一般都不在周末,而这恰好是周六和周日,于是看起来有人又有点紧张,每每这个时候,我就会很容易的想起苏联,那就是,他们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在说谎,而且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反正没人捅破窗户纸就是了。

关于去西柏坡,我并不反感,只不过每次所谓需要过夜的团建都需要和人分享房间让我很不满意,打呼噜的太多,而我睡眠一直都不太好。

而各个社交网站这几天不能更改背景色为黑色或者白色,不能发蜡烛图标,也是心照不宣的存在啊,他们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在说谎,你们也知道他们在说谎,而且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你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反正没人捅破窗户纸就是了。

这个话题我并不觉得沉重,只不过有点绝望罢了,然而这种绝望并不是来自于人的自然性,无非是因为被不同的宣传影响,来自于人的社会性,历史的进程往往都是各说各话,所谓客观,也只是看起来自觉合理的偏见罢了,任何一个世界都没有公平和公正可言,权利和金钱才是永恒。

三生三世三千年

最近在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覺得太子的殭屍臉都比白淺有演技啊,我還是比較喜歡東華帝君。忽然地對周遭三三三在一起的東西很感興趣,例如下:

除了五毛錢的特效和有幾句莫名其妙的台詞,劇情還是很好的,大團圓的結局不怎麼樣,有點虎頭蛇尾。

成都機場的無人機也是醉了,連續好幾天逼得飛機們備降在其他機場,我覺得這個應該很好防範,無人機遙控的頻率難道不是無線電管理局分配好的嗎,世界上最大的無人機生產廠家難道不是深圳的大疆嗎,直接干擾這個頻段不就完了嗎,我覺得成都機場的現象更像是當局或者軍方在找一個口實,好出台一些嚴厲限制無人機的措施,拭目以待,如果今年內出台了非常嚴厲的無人機管理辦法,那就毫無疑問。

上週和欣茹去了晉祠,帶她去看了那棵三千年的古樹,那棵樹和我上次來看它的時候似乎沒有什麼不一樣,多了幾條紅繩,有個部位被人從護欄伸進手來摸得油光發亮,無論如何,我之所以要帶她來看它,只因這是我見過年紀最大的活的東西,見證了無數滄海桑田,站在它面前,想想人生短短數十載,只能用滄海一粟來形容。

但她好像只對古建築更感興趣。

從晉祠回來鼻炎就犯了,左思右想不得何處傷了肺氣,含服西洋參兩天略有緩解。

Create a bootable CentOS USB drive with a Mac (OS X) for a PC

1. Visit Centos’ web page, https://www.centos.org/download/, and download the iso image you’d like to boot from.
2. When the download has completed, open up terminal and use ‘hditutil’ to convert the *.iso to an *.img file (specifically, a UDIF read/write image).

$hdiutil convert -format UDRW -o target.img CentOS-7.0-1406-x86_64-Everything.iso
Reading Master Boot Record (MBR : 0)…
Reading CentOS 7 x86_64 (Apple_ISO : 1)…
Reading (Type EF : 2)…
Reading CentOS 7 x86_64 (Apple_ISO : 3)…
…………………………………………………………………….
Elapsed Time: 33.590s
Speed: 200.5Mbytes/sec
Savings: 0.0%
created: /tmp/target.img.dmg

3. Use the ‘dd’ utility to copy the iso to your USB drive:

$ diskutil list
/dev/disk0
#: TYPE NAME SIZE IDENTIFIER
0: GUID_partition_scheme *121.3 GB disk0
1: EFI EFI 209.7 MB disk0s1
2: Apple_HFS Macintosh HD 120.5 GB disk0s2
3: Apple_Boot Recovery HD 650.0 MB disk0s3
/dev/disk1
#: TYPE NAME SIZE IDENTIFIER
0: FDisk_partition_scheme *31.9 GB disk1
1: DOS_FAT_32 NO NAME 31.9 GB disk1s1
/dev/disk2
#: TYPE NAME SIZE IDENTIFIER
0: CentOS_7.0_Final *4.5 GB disk2
$ diskutil unmountDisk /dev/disk1
Unmount of all volumes on disk1 was successful
$ diskutil unmountDisk /dev/disk2
Unmount of all volumes on disk2 was successful
$ time sudo dd if=target.img.dmg of=/dev/disk1 bs=1m
Password:
4261+0 records in
4261+0 records out
4467982336 bytes transferred in 1215.483272 secs (3675890 bytes/sec)

有情与无情

一直以來我都自詡是一個有情人,其實並不是,我是一個無情的人。

因為我仔細想想,我從來沒有認真的恨過一個人,而且我並不喜歡去恨一個人,那種仇恨的心理,無論是得到了解脫還是沒有得到解脫,對身體都是無益的,可能是因為我自覺這是一種對自身有傷害的行為,便拒絕了這樣的感覺,又或者是,耶和华教人不要仇恨却要在路边拉人入教,穆罕默德一会儿教人要施舍给路人食物一会儿教人杀了那些异教徒。

是说,因为我从不后悔,所以我并没有恨,还是因为我没有恨,所以从不后悔。

那是不是没有恨就没有爱呢?并不是,应是没有痛苦就感觉不到爱,释加牟尼苦修之前正是感受到了人世间的苦难,他并没有恨,耶和华在升天之前,也教人不要有恨,更不要去报复那些将他钉在十字架上的人,穆罕默德更是主张天下穆斯林皆弟兄。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因爱而起,这句话是不对的,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因私心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