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欣茹

三生三世三千年

最近在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覺得太子的殭屍臉都比白淺有演技啊,我還是比較喜歡東華帝君。忽然地對周遭三三三在一起的東西很感興趣,例如下:

除了五毛錢的特效和有幾句莫名其妙的台詞,劇情還是很好的,大團圓的結局不怎麼樣,有點虎頭蛇尾。

成都機場的無人機也是醉了,連續好幾天逼得飛機們備降在其他機場,我覺得這個應該很好防範,無人機遙控的頻率難道不是無線電管理局分配好的嗎,世界上最大的無人機生產廠家難道不是深圳的大疆嗎,直接干擾這個頻段不就完了嗎,我覺得成都機場的現象更像是當局或者軍方在找一個口實,好出台一些嚴厲限制無人機的措施,拭目以待,如果今年內出台了非常嚴厲的無人機管理辦法,那就毫無疑問。

上週和欣茹去了晉祠,帶她去看了那棵三千年的古樹,那棵樹和我上次來看它的時候似乎沒有什麼不一樣,多了幾條紅繩,有個部位被人從護欄伸進手來摸得油光發亮,無論如何,我之所以要帶她來看它,只因這是我見過年紀最大的活的東西,見證了無數滄海桑田,站在它面前,想想人生短短數十載,只能用滄海一粟來形容。

但她好像只對古建築更感興趣。

從晉祠回來鼻炎就犯了,左思右想不得何處傷了肺氣,含服西洋參兩天略有緩解。

所以妳到底要跟誰過

欣茹農曆生日那天婷妹以為她喝多了因為她不停的打我,但是不過就幾杯香檳而已怎麼可能喝多。

欣茹公曆生日那天好像沒有喝,不對,是我沒有喝,她們好像都喝了,好多次她都想靠在我身上,我裝作沒看見很矜持的樣子。

對於一個酒精過敏的人來說,體會不到喝醉是什麼感覺,也還是有一些遺憾的。

陪婷妹爹娘吃了兩天飯,天天大吃大喝的,我都有點想吐了,大董的服務員小妹都戴的是dw手錶,不過還是不及萊茵湖畔服務員小妹戴的天梭。

昨晚的飛機是一架波音747,路途倒是很平穩,由於是國際航線飛機娛樂設施也很完備,大概是新手練飛,落地時膨的一聲重重趴在地上,完全沒有液壓系統的反彈,機頭也幾乎沒有緩衝直接落地,把整個機艙裡的人們都嚇了一跳。

回小山村的大巴车上坐我旁边的長髮乖巧娃娃臉妹纸穿着一套藍色碎花超短裙和露脐短袖上衣,白色運動鞋,狹窄的座椅間距放不好那白花花的長腿和腰身晃來晃去,感觉一路上自己都在咽唾沫,她倒在我肩上睡著的時候一頭長髮撓著我的耳朵我幾乎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她在成都工作,放假回來玩兩天,路過張鴨子的時候還給她媽買了一些鴨翅,好想找她要微信,但是我忍住了。

—EOF—

那你後天要跟誰過?

妳要我跟你過嗎

你想跟誰過就跟誰過啊

那妳想要跟誰過

你想跟我過嗎?

我想跟妳過啊

那就跟我過啊

跟妳過跟妳過,有本事下半輩子都跟我過

你連7點看電影的承諾都做不到,還下半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