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牛牛

夜游天安门

尼玛啊,读了两个小时之后,发现喉咙痛,都是“吐痰”吐的,午睡的半个小时可能是空气太凉,环境太安静,被楼外汽车喇叭和装修的声音惊醒好几次,当然了,神经衰弱也是有可能的。昨天的雪实在是太小了,地面只是打湿了一点点,今天就已经完全不见影踪,我在路上的时候的确想过要告诉你,而且我也想过我不告诉你你肯定会问我,但究竟为什么没有告诉你,这个原因,我的确是想不起来了,最近似乎有点健忘。

七七问我下雪没,我说下了,然后告诉她周一上扣扣找我要于辛庄的照片,已经过了两个月,都还没发给她。牛牛说下雪了吧,爽了吧,我说太小了,雪花都看不到,她说慢慢来,一下太猛怕你hold不住。

和公司女同事走得很近的结果就是,很多明里暗里的八卦不经意间就透露了出来,然后发现这个男女关系好像有点混乱,比如这个谁和那个谁,又和那个谁这个谁,以我如此敏锐的眼光,居然没有看出来,她们将这种情况总结为我一旦涉足恋爱关系,智商立刻从高位跌至负数,失恋之后变为零,然后随着时间慢慢上升。

走出大厅的时候,突然觉得,似乎有点无聊,于是转向地铁站,前往天安门。倒不是没有看过夜色中的天安门,很多次深夜从出租车里看着路过的天安门和人民英雄纪念碑,既没有庄严也没有肃穆的感觉,就和看见常见的高楼一样。天安门附近和我记忆中的没有太大变化,这些看起来不太明亮的街灯上摄像头最多有十个,最少的也有五个,对着各个方向,但是都没有红外摄像头,可见还是主要依靠人力进行防控,长安街上其它的岔道或者地下通道,都有红外摄像头。以前拍照片,总是不喜欢把人拍进去,一是我不太喜欢活物,二是很难有一种整齐的美感,后来我觉得,没有人物参与的照片,其实是很不生动的,而且很难产生故事情节。天安门广场上人很少,大概只有一百人不到,几乎都在拍照片,没有闲逛,停留的路人,我在门口走了几个来回,有一对年轻夫妇让我帮他们合影,应该不算年轻吧,男人都有啤酒肚了,女人身材也很壮硕,拍了两张,女人拿过相机仔细的看了又看,很满意的谢过我。有一对情侣把我当作韩国人,先用朝鲜语嘀咕了一句,然后说“你是中国….”到了一半改用英文“Are you Chinese?”我说:“中国人”,说出来我就后悔了,我应该回答:“I’m Indian”,女孩子笑得不行要拉着男孩子走,男孩子还在边走边说你的打扮好像韩国人哦!

当手脚都被冻僵的时候,其实并没有痛感,因为已经麻木了,首先感受到压力的是心脏,被冻过的血液回到心脏,引起一些不适感,并不是我不怕冷,而是如果只是因为怕,就不去做一些事情,那这人生,未免也太过平淡。

Everyone needs a Ken

杰妹在美国感叹艾胖,让我略感惊讶,一直以来,由于杰妹,婷妹,婷妹老公都是新闻从业人员,所以他们总是热衷于各种娱乐八卦和政治传闻,媒体的确是一个很劳累的行业,虽说回报率也很高,但对于女孩子来说,总不能拿着青春赌明天嘛,又不是灭绝师太级别的。我觉得,现在是这样一种情况,各方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各自在领域内做了一些有益或者无益的尝试。

最近挨踢界的八卦是非死不可公布了信息中心的设计,试图挑战Google的霸权,因为Google曾经说自己的机房设计属于不公开的保密范畴,包含了新能源,节能,空间利用率提升等多项高新科技,外界熟知的莫过于那个集装箱设计,我怀疑马云的思路是不是也来源于此,因为阿里集团在杭州的新园区,里面就有很多的橙色集装箱做为建筑内饰,不过1688的call center似乎是没做起来,非死不可说我们的成本可以做到更低!而且我们要公开设计!呃,说实话,我从来都不看好非死不可,因为互联网不是一个适合放置隐私的地方,但是,如果权当娱乐,那还是可以考虑的,至少不缺人气嘛。

牛牛发来彩信,大概是一本杂志,图太小我没看清楚,我问她哪个是减肥后的她,她说你果然还是颜控,我叫你看中间的图,我仔细看了半天,啊哈,Everyone needs a Ken

MAD,这个wordpress设置了revision机制,却不设置清理revision的程序,简直就是脑壳有包,这个revision的思路是按照CMS走的,难道其它的CMS都没有revision的清理?

DELETE FROM wp_posts WHERE post_type = “revision”;

呃,我想了下,如果是CMS的话,好像是不应该把revision清理掉……

椒麻鸡

到重庆三天,除了到处吃喝还是到处吃喝,下午到33的中国建设银行重庆分行锦橙路分理处去开了一个建设银行户头,顺便开通了网银,买了一只优盾,据说购买之后交易五笔就返还,额,转账五次,好奇怪。晚上和33吃的椒麻鸡和牛牛一年前发给我的彩信几乎一模一样,只是今晚这个是乌骨鸡,而牛牛那个是普通的白肉鸡而已。走在新牌坊的马路上,发现重庆其实也是有蓝天的。


昨天下午和柏秋君在北城天街的音乐喷泉闲坐,他最近要带团去西藏,邀我一同前往,我颇有前往的意愿,不过他的行程安排似乎很有问题。


等到行李寄回重庆,我就可以回家科学种田了。

派克钢笔

这支公爵越来越不好用了,写字总是不出来墨水,大概是因为北京太过干燥,墨水肚里面的橡胶活塞也有点漏气了,虽然不漏墨,但是搞得墨水肚看起来脏兮兮的,想着换一支钢笔,到底是英雄还是派克呢,想来想去,英雄的用了这么些年,墨水肚的设计总是一成不变,老是搞得里面气泡满满,于是想想,体验一下美利坚的先进科技,这次买支派克V88吧,就买了一支白色的钢笔,造型和常见的派克无异,属于经典造型类,只不过,便宜货的代价就是写起来轻飘飘的,塑料笔筒太轻了,没有英雄100重,更没有公爵212重,当然在价格上也是赶不上前面两者的,也许轻飘飘的笔更适合长时间的书写吧。


明天的节日可真多,立秋,七夕,还有苗苗的生日,都快立秋了还这么热,其实如果把昼夜温度平均一下,北京也算不得很热的地方,晚上还是比较凉快的,牛牛问我北京最近咋样,我说平静如常,我很安全,不用担心~o(∩_∩)o…


回去,大概没有公交了,只有步行,顺便可以打上三两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