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琦姐

昨夜的Melody

四月六日是儒哥的生日,所以作为运营中心的同事们,琦姐,果姐和我商议给他买生日礼物,大家一致决定,作为全公司最有创意的部门,我们选择的一定是跟潮流同步,和时代共鸣,与历史呼应,传承经典,继往开来的礼物,最后选定了一根小精灵魔法皮鞭,一件风靡欧美的猫人眼罩,一副哥特式恋人项圈等,这三件礼物既有魔幻现实主义的含义(小精灵魔法皮鞭),又具备当下的流行风范(风靡欧美的猫人眼罩),更是传递了要儒哥继承哥特式文化,勇于进取,屡败屡战,攻克他心中那座罗马城的含义(恋人项圈),其实开始我还给儒哥选了一件透明细纹风格的紧身衣(也是哥特式风格),由于琦姐和果姐的反对(觉得儒哥穿上会极大增强他gay的潜质,加大他寻觅女朋友的难度),未能购买,没办法,她们是主要出资人嘛,我只是象征性的出了十块钱。


市场拓展部的琪哥马上就要搬到人寿办公区去了,过来和儒哥辞行,见到哥特式恋人项圈,当即赞不绝口,几欲据为己有,儒哥正色道:不行,这是她们送我的礼物,这么可爱的礼物是不能随便送人的。


正好已经是下班时间,儒哥说,不如我们去唱歌吧,这大周末的,果姐当即欢呼雀跃,打电话叫上了她的两个同学,慧慧和敏敏。金融街的cab真难打,到了麦乐迪,已经是十九点,等待慧慧和敏敏的间隙,儒哥拿起麦,对着果姐深情的说:果果,我们合唱一首《可惜不是你》吧。
—-深情的分隔线–
点击按钮即可播放

点这里下载MP3文件(2.81MB)
—-深情的分隔线–
这一刻突然觉得好熟悉
像昨天今天同时在放映
我这句语气原来好像你
不就是我们爱过的证据
差一点骗了自己骗了你
爱与被爱不一定成正比
我知道被疼是一种运气
但我无法完全交出自己

努力为你改变
却变不了预留的伏线
以为在你身边那也算永远
仿佛还是昨天
可是昨天已非常遥远
但闭上我双眼我还看得见

可惜不是你
陪我到最后
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
感谢那是你
牵过我的手
还能感受那温柔

那一段我们曾心贴着心
我想我更有权利关心你
可能你已走进别人风景
多希望也有星光的投影

努力为你改变
却变不了预留的伏线
以为在你身边那也算永远
仿佛还是昨天
可是昨天已非常遥远
但闭上我双眼我还看得见

可惜不是你
陪我到最后
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
感谢那是你
牵过我的手
还能感受那温柔 x2

感谢那是你
牵过我的手
还能温暖我胸口
—-深情的分隔线–


唱完这首歌,儒哥拿着麦,开始了和果姐的对话,
儒哥:果果你知道,这首歌是我一直想唱给你的,但是我却纠结了很久,到底怎么唱,唱成什么样子,是我一直在想的问题,我想了那么多,想得那么复杂,却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果姐:(无语)……我……
儒哥: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们都不愿意爱得没有答案和结局,我也知道,如果不应该在一起,就不应该有开始,一直以来都没有人能懂我的脆弱,你是第一个。
果姐:其实,我也有特别想你的时候,昨天晚上加班,豪哥让我做首页的海口房产竞价通栏广告,那个时候我真的好想你,我不是一定要你存在,但是真的,除了你的依赖,我不知道还有谁能让我勇敢,坚持着把那个海口的房产广告做完。
儒哥:果果,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果姐:当然是真的,每当我独自走下地铁,走入人海,想着你,你知道吗,你对我更多的是亲切,是爱护,而没有其它。
儒哥:你有男朋友的,我只能停留在原地,我还能做什么呢?我只能用亲切作为保护层,来保护我们之间的关系不受到伤害,何况,我们学历的差距这么大,你终究会变成凤凰的,你会成为艺术家,而我,只能是做做这些所谓的设计,那些领导要求的设计,未必就是我自己喜欢的设计。
果姐:是吗,你是这样想的吗?你为什么会如此的悲观,你为什么不能随着自己的想法生活呢?你为什么要想那么多那么遥远的事情呢?
儒哥:果果,我不得不这么想,我们生活在现实的世界里,有很多事情我不得不去面对,我太怕失去你,我害怕给你派多了工作你会疏远我,我恐惧你会在毕业之后就不再来公司,你说,我怎么能不悲观,怎么能随着自己的想法生活,怎么能不想那么多那么遥远?
果姐:那你就不怕我埋怨你的冷漠吗?
儒哥:我怕,我当然怕,因为怎么说都是我的错,错在我不该遇见你,那我就以一曲《温柔坏男人》来表达我的歉意。
果姐:(递给儒哥她手中的麦)给,温柔坏男人。
儒哥:其实我是一个很善良的男人,一曲《温柔坏男人》,送给在场的各位。
(稀稀落落的掌声)
—-温柔的分隔线–
点击按钮即可播放

点这里下载MP3文件(1.26MB)
—-温柔的分隔线–
夜风吹来,我的心海,又起伏不定
回首前尘,往事历历,怎么去说起
男人啊,喝醉后,一切都掏空
只是真心的泪,怕你不懂
躲在心中的感动,慢慢变成了痛
你说我是温柔坏男人
彻彻底底浪漫的灵魂
伤了自尊,咬紧双唇
飞蛾扑火般往前飞奔
你说我是温柔坏男人
总在夜里叨扰你的青春
爱与不爱等于不等
怎么面对你善变的吻,善变的吻
——
儒哥:可惜没掌声啊,哎呀太过分了。
(再次稀稀落落的掌声)
果姐:(偷笑)其实你唱得蛮深情的。
儒哥:(忿忿然)看吧,我就知道,还是果果最理解我,你们这些人,太没良心了。
果姐:(镇定地)如果早几年遇见你,也许我会改变我的一些想法。
儒哥:(惊讶地)怎么,难道我现在不能再改变你了吗?
果姐:(若有所思地)当然可以改变啊,只不过这种改变需要付出的代价比以前大了,不只是对你,对我,还有很多人,我们身边的人,他们会受到影响的,也许有人会受伤的。
儒哥:(黯然神伤地)那你就是情愿看着我受伤了…..
果姐:(心痛地)你不要这样,你要再这样,我下周就不来公司了。
儒哥:别,你就当我喝多了。
儒哥拿起桌子上的一瓶百威冰啤,一饮而尽。
很显然果姐的拒绝并没有影响到儒哥接下来的情绪,他依然和慧慧,敏敏欢唱到了二十三点,当然了,不能排除儒哥强颜欢笑的可能,他一向是擅长于此的,因为是儒哥的生日聚会,果姐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换了个位置,坐到了我旁边。

果姐贴着我的耳朵问:你觉得他怎么样?
我说:他人不错,但是不适合你。
果姐:哦,我也是这么觉得。
我:他口口声声说想成家立业,却缺乏勇气,你看你一拒绝他就退缩了。
果姐:是啊。
我:可见对于他来说,在当前的历史阶段,女朋友对于他来说不是必需的,而是可选的。
果姐:哎呀对呀你跟我想的一样。
我:何况我一向反对办公室恋情。
果姐:切~你这么随意的人,还怕影响工作。
我:我是怕影响恋情,你看你的理解和我还是有偏差。
果姐:切!你就一直一个人?
我:是撒,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奉行独身主义。

点头娃娃

婷妹念叨着她下个月的婚礼趴缇,我还在考虑到底要不要去,由于葳君借公差之际会过去,曦君借旅游之际也可以过去,所以如果我不去的话,这个就不太合适了,不过我还是打算找个借口不去,找什么借口好呢?

今天是愚人节,小绵羊去考交规,据说是挂了,八十九分,这琢磨不定的命运啊,一分之差就名落孙山,愿神赐福给他……茹姐打电话来关心我为什么最近都没在办公系统上露脸,是不是对她有意见,我说是啊,你都不请我吃饭,她说改天请你呗就我们俩,我说好啊不许反悔哦。小伊送了一个点头娃娃给我,据说是我叫她,她就会点头,可是我发现凡是我想她点头的她都会摇头,我想她摇头的她都会点头,靠!本来小伊是想我把她放在床头,可以说悄悄话,可是我发现说明书上写着,五分钟之内木有检测到声音她就会自动关机……如果放在床头,估计我还没想好说什么,她就已经睡着了。


晚上十九点过才下班,琦姐忙着赶回去坐望京地铁站门口的公交,饭也不吃就一路小跑地溜了,丢下我和果姐两个又去吃真功夫,这次这个老鸭汤比排骨汤好喝多了,看来每家店都有它的长短,只不过我想这会不会是饿得太厉害的幻觉,吃完饭和果姐逛了一下百盛下面的屈臣氏,买了两瓶保湿喷雾。

昨天会议上又讨论金马甲的定制机,我就说不太可能是瘟到死,因为瘟到死mobile的视频输出是有限制的,不可能达到640以上的分辨率,曾经以为是MTK的平台,木有想到居然是Linux的,想想就觉得,摩托罗拉那帮人真失败,一度试图推广的linux平台,从A760到A1200,跨度这么大,都没有这个山寨版的做得华丽,强劲,可见高手多在民间,官方的,不过是寥寥罢了。当然,对于竞价而言,用手机来适配,实在是属于一个中策,而不是上策,上策还是客户端,就像之前说过的,诺基亚的手机占据了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市场份额,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手机软件只有塞班的没有其它平台的,因为这就够他们赚钱了,如果是做浏览器屏面适配,这个工作量其实和直接做客户端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各个手机系统,即使是版本不同,手机浏览器都各异,甚至对js支持有所不同,还不如直接做客户端呢。

据说机构合作部周末要搬到金阳办公区来,这真是一件大好的事情,不过陈总和敏姐,琪哥,慧姐都要搬去人寿办公区,这真是一件让人伤心的事情,陈总的音容笑貌,敏姐的豪放洒脱,琪哥的腼腆羞涩,慧姐的直言快语,我会记得你们的。

就让我们诚挚的祝福他,永远也排不上号吧

昨天到葳君住所,把我离开北京之前打包给他但直到我返回北京他依然没有解包的移动晾衣架拿了回来,可是四个轮子不知道被他丢到哪里去了,我相当怀疑他丢在了去年打车的出租车上。

发现真的有忙不完的事情,以前我总以为别人是在瞎忙,现在发现真的有这么多事情可以忙,可能是最近两地办公跑来跑去的,身体得到了运动,反而不是很劳累,我估计长期坐办公室更累一些,哎,何必呢?何苦呢~当保定MM要我陪她去上厕所的时候我真的被震惊了,琦姐,你说你,这么大人居然还怕鬼,完全就不像天平座,好在北京这种大都市,基本上没有黑灯瞎火的地方。

跟葳君约定一起存钱,年底买车,MLGBZD,以前杰妹在的时候,我跟葳君约定一起存钱买大行SP8,结果杰妹跟她老公私奔去了美利坚,使得葳君放弃了买车计划,本来想叫上曦君,不过葳君说曦君家这么有钱,应该不会买我们这种几万块的小车,虽然说葳君已经准备好了买两万一平望京核心地段一室一厅的首付,不过还需要排号,那么,就让我们诚挚的祝福他,永远也排不上号吧!就算排上号,也要涨价,就算涨价够了首付,也会碰上利率调整。

Bigboss是重庆人

看着镜子里面杂草丛生的头发,寻思着要去剪成毛寸,还是毛寸方便,吃完一个木须肉加两碗米饭,去超市买消毒液,顺便给保定MM发个短信,她还在地铁上,每天一个半小时的车程,真痛苦,关于我究竟是哪一年出生的这个问题我跟她已经讨论了两天,最终她还是得不出结论,阶段性的结论是,我的年龄应该介于八一年和八五年之间,可见我的欺骗性是多么地强呀……耶!看到这里,估计爽妹已经出离愤怒了:又去骗别个小MM!保定MM有着所有刚毕业大学生的共性,对社会的憧憬,对协议的信任,对人际关系的担忧,不过让我诧异的是她桌面的摆设,和我当年刚工作的时候一模一样,仙人掌,面巾纸,唯一的不同大概是我那个时候的桌子是直的,没有转角。她让我想起那些曾经青葱的岁月,我几乎忍不住要哭出来,因为我意识到终是抗拒不了人会老去的大势,回头跟葳君再买点护肤品去……汗

还是做产品经理,虽然我一直觉得我做得不好,想着也许能碰上三两个高手,却发现大家都一样是菜鸟,第一周开始上班的时候很不习惯,因为我已经有半年时间没有坐办公室了,第二周情况明显好转,豪哥人不错,据说他身上的病也不少,当然肯定是没我多,看那白头发长得,真让人担忧,我真担心他会过劳,一不小心挂在了办公室。Bigboss是重庆人,面试的时候他说他是重庆一中的,我望着他期待的眼神说我不是一中的……当时我的那个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