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这就是重庆!

一个人走在重庆的街头,还是以前那样的快步,美女啊好多美女啊,但是我却没有心情去看,到远东百货看望了下33,失算了,应该等她把衣服给我寄了再去,这下回去的路上又多了一拓东西,陪她在食堂吃饭,同样四块钱的饭菜在北京要卖十块。从711路公交下车,穿过三峡广场,想到沙铁村看一眼,我记不清楚路了,那截地形大变,只是,建筑依旧破败,铁路上也少有来去的火轮车,走到学校,人不多,大概都逛街去了,自习室里面的男男女女或是看书,或是看报纸,或是打情骂俏,或是拿着笔记本无线上网,行政办公楼看门的变成了一位大妈,带着红色的袖标在那里招摇,教学楼依然如故,几个民工叔叔围着火炉热情洋溢的聊着,我找了个教室,坐到最后一排,开始上自习。

抬头,天已黑,到维也纳吃面,香菇炖鸡面,味道如故,没有突出的特点,但就是百吃不厌,开票的小妹儿一下认出我来,我想说我去了北京刚回来但是我没说,因为她肯定会以为垃圾一般的北京是一个多么多么好的首都,校园里面的小卖部全都改成了7-11的样式,货架上满满的堆积着东西,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走在我的前面,男生穿着单薄的黑色外套和黑色的牛仔裤,女生穿着白色的羽绒服和兰色的牛仔裤,不知在争论什么,忽然,女生挥手狠狠的给了男生屁股一巴掌,发出响亮的声音,男生若无其事的继续前进,啊!这就是重庆!

交请假条的时候我跟阿金说我回来吃鸡杂,他说,COW!这么简单的理由,不可能吧!不可能,因为北京,让我感到痛苦和无奈,然而回到重庆,这种感觉却依然存在,中午的时候33对我说,你不要这样无奈的摇头嘛,我想,摇头应该会好过叹息,摇头可以被当作是一个无意识的动作,叹息却不能。坐上805路公交到A区,司机提醒我投币,原来在这半年间,它已经变成了无人售票车,一中门口的油炸鱿鱼丝生意很好,只不过像是多了一块红色的招牌,我坐在钟塔下面路口的石栏上,看着行人和小车来来去去,各式各样的高跟鞋在夜色里发出不同的声音,二十三点十分,钟塔的灯光如常准时关闭,一圈来不及消失的绿色荧光若隐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