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一个传奇

这个时候广州还是三十度,北京已经来了暖气,重庆却还是情深深雨朦朦的样子,勇君跟我把上网地点从电视机前面的茶几转移到了他家里的餐桌上,因为自从小兰离去,他的餐桌就再也没有使用过,卧室也是一样,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小凳子坐在茶几前面实在是太不爽了……就工作台而言,放两台笔记本是绰绰有余,但要放图纸就不够了,得老盛那种大台面桌子才行(当然老盛那堆书占据了很多的空间),或者小王家三层阁楼上的那个工作台(虽然我看他们好像自从修好之后就再也没用过)。突然想起和彦萍在逛新世纪的时候,看见一个体积极为臃肿的女人从我们身边走过,她反映过来:刚才那个是曹津?我迅速回头,额,准确的说,我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那就是她所说的那个人,但愿是生孩子的前奏,而不是后遗症……

根据我和勇君的分析,由于秋君,军君和瑜君先后声明近两年不会生孩子,杰妹坚持声称她不会畏惧任何压力不管任何时候都不生孩子,爽妹身体过于孱弱还需要一定时间的锻炼,所以最早生孩子的责任就落到了婷妹的身上,至于曦君嘛,我就不多说了,在此用勇君的一句话来总结:

他就是一个传奇。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几天接连下雨的原因,我的心脏持续隐隐作痛,时好时坏,在昨天晚上达到一个高潮,居然把我痛醒了,嗷,这捉摸不定的命运。

由于刘X声称他也许可以在十一月帮我找个观音桥工地保安的工作,所以计划再次发生变更,哇,保安,一份多么有前途的职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