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的Melody

四月六日是儒哥的生日,所以作为运营中心的同事们,琦姐,果姐和我商议给他买生日礼物,大家一致决定,作为全公司最有创意的部门,我们选择的一定是跟潮流同步,和时代共鸣,与历史呼应,传承经典,继往开来的礼物,最后选定了一根小精灵魔法皮鞭,一件风靡欧美的猫人眼罩,一副哥特式恋人项圈等,这三件礼物既有魔幻现实主义的含义(小精灵魔法皮鞭),又具备当下的流行风范(风靡欧美的猫人眼罩),更是传递了要儒哥继承哥特式文化,勇于进取,屡败屡战,攻克他心中那座罗马城的含义(恋人项圈),其实开始我还给儒哥选了一件透明细纹风格的紧身衣(也是哥特式风格),由于琦姐和果姐的反对(觉得儒哥穿上会极大增强他gay的潜质,加大他寻觅女朋友的难度),未能购买,没办法,她们是主要出资人嘛,我只是象征性的出了十块钱。


市场拓展部的琪哥马上就要搬到人寿办公区去了,过来和儒哥辞行,见到哥特式恋人项圈,当即赞不绝口,几欲据为己有,儒哥正色道:不行,这是她们送我的礼物,这么可爱的礼物是不能随便送人的。


正好已经是下班时间,儒哥说,不如我们去唱歌吧,这大周末的,果姐当即欢呼雀跃,打电话叫上了她的两个同学,慧慧和敏敏。金融街的cab真难打,到了麦乐迪,已经是十九点,等待慧慧和敏敏的间隙,儒哥拿起麦,对着果姐深情的说:果果,我们合唱一首《可惜不是你》吧。
—-深情的分隔线–
点击按钮即可播放

点这里下载MP3文件(2.81MB)
—-深情的分隔线–
这一刻突然觉得好熟悉
像昨天今天同时在放映
我这句语气原来好像你
不就是我们爱过的证据
差一点骗了自己骗了你
爱与被爱不一定成正比
我知道被疼是一种运气
但我无法完全交出自己

努力为你改变
却变不了预留的伏线
以为在你身边那也算永远
仿佛还是昨天
可是昨天已非常遥远
但闭上我双眼我还看得见

可惜不是你
陪我到最后
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
感谢那是你
牵过我的手
还能感受那温柔

那一段我们曾心贴着心
我想我更有权利关心你
可能你已走进别人风景
多希望也有星光的投影

努力为你改变
却变不了预留的伏线
以为在你身边那也算永远
仿佛还是昨天
可是昨天已非常遥远
但闭上我双眼我还看得见

可惜不是你
陪我到最后
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
感谢那是你
牵过我的手
还能感受那温柔 x2

感谢那是你
牵过我的手
还能温暖我胸口
—-深情的分隔线–


唱完这首歌,儒哥拿着麦,开始了和果姐的对话,
儒哥:果果你知道,这首歌是我一直想唱给你的,但是我却纠结了很久,到底怎么唱,唱成什么样子,是我一直在想的问题,我想了那么多,想得那么复杂,却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果姐:(无语)……我……
儒哥: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们都不愿意爱得没有答案和结局,我也知道,如果不应该在一起,就不应该有开始,一直以来都没有人能懂我的脆弱,你是第一个。
果姐:其实,我也有特别想你的时候,昨天晚上加班,豪哥让我做首页的海口房产竞价通栏广告,那个时候我真的好想你,我不是一定要你存在,但是真的,除了你的依赖,我不知道还有谁能让我勇敢,坚持着把那个海口的房产广告做完。
儒哥:果果,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果姐:当然是真的,每当我独自走下地铁,走入人海,想着你,你知道吗,你对我更多的是亲切,是爱护,而没有其它。
儒哥:你有男朋友的,我只能停留在原地,我还能做什么呢?我只能用亲切作为保护层,来保护我们之间的关系不受到伤害,何况,我们学历的差距这么大,你终究会变成凤凰的,你会成为艺术家,而我,只能是做做这些所谓的设计,那些领导要求的设计,未必就是我自己喜欢的设计。
果姐:是吗,你是这样想的吗?你为什么会如此的悲观,你为什么不能随着自己的想法生活呢?你为什么要想那么多那么遥远的事情呢?
儒哥:果果,我不得不这么想,我们生活在现实的世界里,有很多事情我不得不去面对,我太怕失去你,我害怕给你派多了工作你会疏远我,我恐惧你会在毕业之后就不再来公司,你说,我怎么能不悲观,怎么能随着自己的想法生活,怎么能不想那么多那么遥远?
果姐:那你就不怕我埋怨你的冷漠吗?
儒哥:我怕,我当然怕,因为怎么说都是我的错,错在我不该遇见你,那我就以一曲《温柔坏男人》来表达我的歉意。
果姐:(递给儒哥她手中的麦)给,温柔坏男人。
儒哥:其实我是一个很善良的男人,一曲《温柔坏男人》,送给在场的各位。
(稀稀落落的掌声)
—-温柔的分隔线–
点击按钮即可播放

点这里下载MP3文件(1.26MB)
—-温柔的分隔线–
夜风吹来,我的心海,又起伏不定
回首前尘,往事历历,怎么去说起
男人啊,喝醉后,一切都掏空
只是真心的泪,怕你不懂
躲在心中的感动,慢慢变成了痛
你说我是温柔坏男人
彻彻底底浪漫的灵魂
伤了自尊,咬紧双唇
飞蛾扑火般往前飞奔
你说我是温柔坏男人
总在夜里叨扰你的青春
爱与不爱等于不等
怎么面对你善变的吻,善变的吻
——
儒哥:可惜没掌声啊,哎呀太过分了。
(再次稀稀落落的掌声)
果姐:(偷笑)其实你唱得蛮深情的。
儒哥:(忿忿然)看吧,我就知道,还是果果最理解我,你们这些人,太没良心了。
果姐:(镇定地)如果早几年遇见你,也许我会改变我的一些想法。
儒哥:(惊讶地)怎么,难道我现在不能再改变你了吗?
果姐:(若有所思地)当然可以改变啊,只不过这种改变需要付出的代价比以前大了,不只是对你,对我,还有很多人,我们身边的人,他们会受到影响的,也许有人会受伤的。
儒哥:(黯然神伤地)那你就是情愿看着我受伤了…..
果姐:(心痛地)你不要这样,你要再这样,我下周就不来公司了。
儒哥:别,你就当我喝多了。
儒哥拿起桌子上的一瓶百威冰啤,一饮而尽。
很显然果姐的拒绝并没有影响到儒哥接下来的情绪,他依然和慧慧,敏敏欢唱到了二十三点,当然了,不能排除儒哥强颜欢笑的可能,他一向是擅长于此的,因为是儒哥的生日聚会,果姐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换了个位置,坐到了我旁边。

果姐贴着我的耳朵问:你觉得他怎么样?
我说:他人不错,但是不适合你。
果姐:哦,我也是这么觉得。
我:他口口声声说想成家立业,却缺乏勇气,你看你一拒绝他就退缩了。
果姐:是啊。
我:可见对于他来说,在当前的历史阶段,女朋友对于他来说不是必需的,而是可选的。
果姐:哎呀对呀你跟我想的一样。
我:何况我一向反对办公室恋情。
果姐:切~你这么随意的人,还怕影响工作。
我:我是怕影响恋情,你看你的理解和我还是有偏差。
果姐:切!你就一直一个人?
我:是撒,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奉行独身主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